January 25, 2011

搬出來& 很久沒廢話

搬出來住了溜,
自由度簡直整個大增到不知該如何是好的程度了,
好比現在全裸裹著棉被坐在電腦前面打字,
除了可以全裸以外,
睡覺時也不會被室友的小噪音吵醒了,而且房間可以保持全暗,這樣睡覺的品質才會好,
當然也花了很多錢,希望往後的日子可以省著點過。

考慮該不該養隻貓,
因為想到說我去學校的時候,
貓一直待在家,到最後開始自言自語之類的,
就好像兩隻貓共用一個貓身體一樣,
村上有談到貓不會記得飼主的臉,
狗的話大概是靠氣味吧。
貓給我的感覺就是:假裝看不到你,可是又用餘光觀察你,
幾年前有過一次傷心的經歷,在房間偷哭的那種,
結果我家的貓反常的讓我抱了很久,
如果是狗的話可能會吐著舌頭哈著氣讓你摸,
可是那次的「貓接觸」卻讓我記到現在,柔軟又平靜,
簡直像是什麼奇幻故事裡的動物,好像悲傷的情緒就被他吸到後面的黑色一樣,
所以才會有想帶一隻貓在身邊的渴望,
這次出來住是住電梯大樓,養狗的話沒有很好的活動空間,
不然會想把家裡的米格魯帶下來養,
家裡的那隻貓已經有到處流浪的習慣了,在這種大樓應該憋不住吧,
這陣子有密切注意待認養的灰色的貓。

很久沒用網誌了,一方面是因為這邊的界面跟無名不一樣還用不習慣,
另一方面也不想用無名跟Facebook,
我很喜歡用文字記錄廢話,
國中寫在聯絡簿,高中寫在Pchome新聞台、無名,大學繼續用無名,
去年因為一些事情就沒有在繼續做下去,
是因為什麼原因呢,我也不清楚,就單純不想寫了,
廢話就這樣流竄在畫本裡、A4紙上面,
也許像鄧不利多一樣把思緒牽到那個大臉盆裡面的做法(也就是記錄廢話)是好的,
那我應該繼續做吧,
反正這邊沒有幾個人知道,應該吧,我只有跟三個人講吧??

不知不覺好像打了很多,
老實說一開始文章的第一段我花了很多時間不知道該打什麼,
現在我的廢話能力好像慢慢恢復了,
總之這個寒假完完全全就都是自由時間,
除了社會性的犯罪以外要做什麼就做什麼,想怎麼做就怎麼做,
雖然說君子慎其獨,但是在房間全裸應該不會對房間本身造成困擾吧,
之後養了貓的話就不能這麼做了,
「喂喂,這可不是逗貓棒啊,快給我住手你這笨蛋!」

1 comment:

NOSE said...

該不會哪天洗衣服就發現你全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