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30, 2011

回家& 打火機

回到濕冷的北部了喔,
砸大錢買的包包意外的裝下超多東西,
提了兩袋行李回來,真的要命的重,
肩膀的肌肉到現在還是酸痛。

家裡都沒變,多了一隻小狗,
明明就第一次見面卻熱情度一百分,
老天,我敢肯定她絕對不曉得看家是什麼,
不過說不定是因為她媽媽對我很熱情的關係,所以也很開心的跟著?
希望長大可以變聰明一點啊請加油,我也會一起加油的。

和小妹打了一晚上的太鼓,
真的佩服這個遊戲的製作人,不管從哪個方面來說都是,
不無聊的東西大部份會讓人覺得膩,不讓人感到膩的東西大抵上是無聊的東西,
反應快或著反應慢的人都可以玩,
可以花很多時間在上面,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節奏細胞,這真是非常厲害的遊戲。

把一些以前的東西燒了,
一張一張揉成紙團丟進火堆裡面,
然後就變的焦黑,最後進入碎屑的模樣,就不知道它最初是什麼樣子了,
心情沒有多大起伏,沒有像神鬼玩家的李奧納多一樣,一邊哭一邊燒成堆的衣服,
我想人腦真的很棒,如果每件難過回憶的衝擊都跟第一次一樣大的話,
人一定沒有辦法活這麼久,
有形的東西無形的東西最後都會消失,留下的只有回憶而已,
不過並不是每個回憶都想留著,所以如果多了永久刪除的選項就好了,這部分人腦還要再努力一點,
因為我不能把每件有沾染到的東西燒掉吧,
比如說城市,那大概只有變成國際級(專家級可能還有點吃力)連續縱火犯或者國際級炸彈客才有可能,
所以燒不成的東西就算了,
不過若是哪天被燒光光了,那絕對不是我做的,
除了這次以外,我真的只有拜拜的時候會碰到打火機而已。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