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0, 2011

the painted veil 15W

連續幾天不對準正確時間睡覺,
晚上只開著一盞立燈,儘管只有15W但還是讓房間變得溫暖,
天亮的時候終於把房間整理了一下,
吃了7-11的早餐,丟了兩包垃圾。

回來之後看了the painted veil,好好看的電影,
情緒還陷在裡面沒有出來,
愛情到底是什麼呢,不禁這樣俗氣的問了這個跟街上總是在放的韓國流行歌一樣俗氣的問題,
除了完全的付出為對方好,由衷的希望對方開心,這是男主角一開始所做的,
也覺得這就是愛情,而相信剛見沒幾次面的女主角也會愛上他而提出求婚,
不過換來的是老婆愉悅的用大腿夾著別的男人,
女主角一開始則認為,一個男人沒辦法讓女人愛上他那是他的事,
要愛什麼人是每個人自己的事,
到後來才明白這段愛情來的太晚,也結束的太早。

目光為對方停留,
發現彼此的美好而在一起,
愛情,本應如是。

February 11, 2011

Nodame

和我小妹連看兩天交響情人夢,
發現自己古典樂素養幾乎是零點多啊,
立刻許下豪願,朝古典樂聽去,
可是範圍好大,
比如說外國人A,可能第幾號曲就有好幾樂章,還分大調,
真不知道要怎麼開始聽起,
從小到大上音樂課最討厭黑黑的蝌蚪了,而且還會有連在一起的蝌蚪,
我只能說術業有專攻,小時候遇到樂理考試總是不愉快的經驗,
寫到這裡我還有點懷疑是不是當時有叫別人幫我寫考卷。

Nodame給了我一個啟發,
那就是幹麻花時間打掃房間,
如果我變成整天只專注在畫畫的Nodame模式好像也沒什麼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