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9, 2011

名字

大概從某個時期開始,
我就不再特別花精神去記人的名字了,
至於是什麼時候我自己也不清楚,
總之對人的名字就不會再有任何要求一樣,
除非特別必要,或者是生活中常常需要用到,
否則都好像沙漠的雨一樣在降到地面之前就蒸發了,
取而代之的反而是人的臉的模樣,或者對方給我的感覺,
也就是說如果在交談的時候需要提到A,我會說那個長得像松樹的毬果的那個,
並不是要貶低對方身為人的價值,
只是方便我傳達意念的一種手段而已,不過意外的是,
正在與我交談的人竟然也可以明白我說的是哪位,
我想這也許是超越名字存在的"超傳達"吧。


不過也有可能是我已經懶到懶得去記新登場的人的名字,
比如說同學B可能在剛認識的時候,
我就擅自幫對方取了綽號,
只有我才會這樣叫的那種壟斷式的綽號,
比如說「不行不行,我朋友已經有人叫青蛙了,你就叫貢丸吧,明白了嗎。」
像這樣的人雖然立場可憐,不過在我的社交圈中確實存在。


我想到以前在新聞上看到說有人沒辦法用聲音辨別對方是誰,
(還是沒辦法從臉孔辨別對方是誰,我也忘記了。)
所以我這個情況可能再過十年二十年,就慢慢變成一種類似的病也說一定,
記者:「請問是完全記不住的情況嗎?」
我:「是的,不管用什麼辦法好像都完全記不住的地步。」
記者:「那這樣為你的生活有帶來了什麼樣的困擾嗎?」
我:「說困擾好像也沒有,總之也是這樣子順利的生活下來了。」


人類一開始比方說只有26個人,
所以很順利的可能叫A~Z,
超過26的人之後,就開始排列組合,比方叫AA、AB...ZY、ZZ,
像現在的社會狀況名字這套系統已經沒辦法好好的應付了,
就像同名的人不管怎樣都會存在,
所以如果我認識兩個都叫BY的人,
就必須說是像毬果的BY,還是那個像小腸絨毛的BY,
說到底,像小腸絨毛的人到底是長的什麼模樣讓我不禁感到好奇,
也許不久的將來我就會遇到這位小腸絨毛BY也不一定,
真開心。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