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4, 2011

喔派

Tizzy Bac某首歌的旋律我一直哼著,
可是就不知道是哪首,連歌詞也講不出來半個字,
於是重頭認真的每首都聽,
原來是Shall we dance,邊看歌詞邊聽,
然後眼眶就濕了,
我前天看佐賀的超級阿罵眼眶也有濕,
開始多愁善感了嗎。


昨天下午到誠品看書,
結果差點在那邊睡著,
我也不知道那天幹麻只睡兩小時就醒來畫畫了,
在誠品的時候心裡想著,怎麼挑愛睏的時間點來看書我傻子啊,
不過也是看著看著就快三點,
回學校上課精神也還OK,晚上八點就不行了,
睡一下結果凌晨一點多又醒來,
想說反正大概又睡不著了吧於是起來畫畫,


最近一直在生圖,
從交通工具一直到這幾天的寫真集女生,
已經畫完一本sketchbook了,
然後產品設計完全沒進度,
真是不行啊這樣子,
這禮拜五就要交草模了說,慘兮兮。




新買三隻Faber的色鉛筆,
下午來畫畫看。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