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7, 2011

存在

我想我的本性是無情的,
對於自己所失望不期待的事物都可以斷然切割開來,
人際關係如此、實際存在也是如此,
每次拿個垃圾袋在清掃房間的時候,
也許是小時候玩的玩具、同學送的卡片,

任何事物對我來說好像沒有不能丟的,
清理完畢,會覺得有種輕鬆感,
但是人的存在其實總是藉由外在來重覆確認自己,
像是外部記憶裝置一樣,
攻殼的草薙素子全身更換義體,
能為她提供自身存在的是一隻手錶,
即使換了這麼多次身體,手錶代表的是她從頭到尾確切存在的證據。


Up to the air的男主角毫無包袱,對他來說沒有什麼是可以留下的,
只要整理好行李箱,
他跟所有事物的關係好像都切斷了,
登上飛機,超然雲霧,
可是到最後他才發現其實他什麼都沒有,
除了自己以外真的就什麼都沒有,
最後一景不禁讓我想,
這個人到底在做什麼,防備心這麼重,
現在想想,其實我也半斤八兩。


轉轉的男主角大學念八年,
在他上大學的那時便把所有自己的照片全部燒了,
從小就被拋棄的感覺是什麼樣子,
也許有很多恨跟不解吧,
怎麼登場的都不知道,
即使是這樣,小田切還是表現的無所謂沒關係的模樣,
但光是燒光自己照片這個行為,否定以往自己的存在,
不知道,我不是念心理系的,
但總覺得有種要讓自己重新出生的感覺,
過去的自己從那邊就到這邊為止就好,現在的我才要從這邊開始,
類似這樣的寄託。


今早對朋友說出了,
[我覺得親人如果一點都不親那就跟陌生人一樣,
什麼流一樣的血這種事根本不重要。]
說完才發現有些冷血,
可是卻值得討論,
好比你跟你某親戚一點調都不對,聊天聊不下去,
只有過節可能會見面,這種關係有什麼意義呢,
有人說你們流一樣的血耶是親人,
不過天底下只要是人流的血都差不多吧,
長得有些像,
但是也有日本人長得像布魯斯威利,
系出同宗又如何,姓陳的多少人,每個姓陳的過年都一起過嗎,
有些事情太刻意就顯得無奈又無力,
那反倒不如不要做了。


然後特地查了一下怎麼改姓氏,
改自己想姓的姓氏,
不過查到的都是改母姓或父姓,
如果連自己的名字都不能自己決定那還談什麼自我呢,
我這麼說,
當然這種話一定有很多可反駁之處,
朋友很好心,沒這麼做,
事後想想真是狂妄的一句話,完全忘本又自大,
養一個孩子養這麼大到最後他把我們給予他的第一個文字直接擅自更改,
怎麼想都是渾球不是嗎。


打到這邊好像很無情一樣,
可是我愛我媽,
希望她身體健康像黑金剛。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