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8, 2011

Two Jesuses

塑化劑什麼的,
沒想到已經變成一種大家都樂於接受的玩笑了,
從一開始廠商重罰十五萬、十萬,
我就覺得可笑至極,甚至有的根本不用罰,
然後現在大家也用覺得吃了二十年不差這幾杯的心態,

繼續生活下去,
新聞報紙就當作廁所笑話看看就好。


每次覺得自己身體可能在未來被測出壞掉的訊息時,
不免寄託在科學上,那時候已經發展出人造身體之類的東西,
肺癌了就換新肺吧,
腳斷了就接新腳吧,
眼瞎了就換新眼吧,
壞光光了就換個新身體這樣,當然腦殘還是沒藥醫。


不過這樣也是很悲慘,
因為是這個體制下的各類產品把你的身體給搞壞了,
結果你必須付費去買新身體,而那些錢當然是你勞心勞力賺來的,
也就是說這樣你等於是被剝了兩三次皮,
從一開始完整的人類身體,
辛苦為體制工作而不斷的自我耗損、
體制下的產品也不斷的耗損你、
最後是為了修復被這樣耗損的人類身體。


想到別的事情,
如果一輩子沒抽菸卻得了肺癌,
心裡一定悶到極點吧,
就跟明明結了紮老婆卻懷了雙胞胎一樣,
他媽的怎麼一回事,到底怎麼一回事,
打到這邊我居然都跟著氣憤了起來,
所以沒抽菸卻得了肺癌,真的是件讓人沒辦法好好坐下來平靜接受的事情了,
但是如果說真的在人生某個階段抽了一隻菸,
說不定還能怪罪那根菸,
真該死,抽到那根充塞著致癌物讓人一抽就肺癌的菸,
可是結紮卻當了爸這件事,
就不能怪罪那根屌了,
真該死,跨下生了一根結不了紮的屌,
當然不許這樣說,
但這雙胞胎說不定是兩個耶穌呢,
這下不得了,Jesus要變複數形真讓我傷透腦筋不知道標題怎麼打比較好。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