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9, 2011

天下太平

禮拜五晚上接到錄用通知的電話,
電話那頭的先生叫我用紙筆記下要準備的東西:


要穿卡奇色褲子上班,
為什麼要卡奇色的不可呢,我從來沒穿過卡奇色的長褲,

內心這樣滴咕著,
於是出門花了799買下除了工作時間以外絕不可能穿上的褲子,
傷腦筋,還沒賺到錢就把第一天薪水花在這種地方。


要用第一銀行的帳戶,
特地起了大早就怕睡到下午四點銀行關門,
早上吃了早餐,洗了床被單,
出門的時候才想到禮拜六好像銀行沒開門,難道果真如此嗎,
心裡盤算著銀行說不定上午有開,
因為這是台灣嘛,我們台灣人都很勤勞的,
所以在十一點半左右出門,因為想避開中午的人潮,
頂著大太陽結果銀行一間都沒開,
啊~資本主義的淵藪果然不一樣,周休就是周休一點也不馬虎。


要兩吋照片,
原本已經找好一家在監理站附近的診所有幫人快照,只要一百二十元,
不過很不幸今天是禮拜六,診所的周休也是一點都不馬虎,
所以大老遠又繞到火車站用證件快照機拍兩吋照片,
下次這種照片必須找專業的來拍才對,
不過這次是工作要用的就算了。


回家的時候看見十字路口的7-11裡面坐著滿滿的人,
忽然有個奇怪的idea,
如果十字路口發生車禍的話,裡面的人說不定都是目擊證人,
這樣一來對案件不就大有幫助,
所以十字路口的超商都應該準備有座位,讓人去坐著當人體監視器,
但問題是人的認知總是會靠主體感官接收後再用大腦使用以往的經驗加以整理,
而我們的過往經驗都不同,
所以五個目擊證人說不定有六套說辭,真是讓人摸不出頭緒的情況,
陳先生居然還有兩種說辭,媽的真是來亂的,
所以還不如直接裝監視器,但是裝監視器要錢,錢要納稅人掏,
這樣我們會很不甘願,
別擔心,我們立法規定超商門口必須有一支監視器朝路口攝影,
這樣就多了一萬多支監視器,
反正可樂一瓶都29塊了,不如漲到30塊,多那一元就給超商裝監視器算了,
如此一來藉由買可樂達到警民超商一條心,天下太平矣,
可惜秦朝那時沒有便利商店,
不然現在我們就不用讀孔子而改讀韓非子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