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5, 2011

I was just thinking about something else.

那天買雜誌的時候,
收好發票準備轉身離開,
卻瞥見一張EP,陳綺貞的新單曲。


當下真是有說不出的感觸,
因為以往都是等待的時間居多,
這次倒是意外的發現她的新作品,
好像從「我要搶第一天去預購」,變成「襪,甚麼時候出的啊?」
這樣有點不熱情的粉絲心態,
當然我還是喜歡她的,老師的話、失敗者的飛翔、下個星期去英國,
很多首都是充滿感觸的歌,
聽這些歌的時候,精神已經不再當下,
而是像上飄到不知道哪邊去的地方。


當然她也是少數台灣歌手我有在注意的,
不過這次直接從櫃檯轉身離去的動作,
離開誠品時驚訝的跟朋友表示我居然沒有買,
而且過了好幾天才上網聽聽這張單曲,
只聽一次,然後也毫無購買的意思,
這真是,怎麼一回事呢。


已經存在的東西總有消失的時候,
不存在的東西總有出現的時候。


今天早上的夢相當奇幻,
在經過不知道在忙些什麼為何而忙的一個禮拜之後,
終於有可以從十二點睡到九點十點的早晨,
這個夢大概只記得一些關鍵詞,
海底、寺廟、女妖、囚犯、章魚、瓦片,
潮濕的、荒廢的、赤裸的、沒有出路的、石縫中的、遭到踩踏的。


醒來之後,關於夢,什麼都沒了,
就像死掉之後,關於人生,什麼也沒了一樣。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