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2, 2012

霧濛濛下雨麵

喜歡霧濛濛的天氣,像是在什麼山裡面一樣,
穿著輕便的衣服享受微小水氣碰觸皮膚的涼感,
嘴巴一呼氣會有白色的小雲飄出來,
所有的東西都藏在雲後面,
心情隨時都好像準備吃用剛接下來的雨水煮的泡麵一樣雀躍,
一家人在車上用小瓦斯爐煮泡麵的記憶浮現出來,
父親山路開累了停下車來,
母親用雨水直接在車上煮麵,
我好像剛睡醒,一起來麵快煮好了,
興奮又期待,
這是下雨麵,從沒吃過的啊。


February 21, 2012

溫度

喝熱的用馬克杯裝的沖泡咖啡的時候,
前期總是太燙,
大概閒置一下會到達恰恰好的溫度,
可是這種時間很難掌握,因為會忘記這件事,常常想到時已經溫溫的不好喝。

幸運的話可以喝到那個稀罕又寶貴的溫度,
恨不得三口併做兩口全部喝光光,
不過哪有人這樣喝的,當然是邊做事邊喝,
到了三分之一的時候已經是讓人覺得不耐的溫度,
要熱不熱要冰不冰的那種娘娘腔溫度,
於是完全放棄的一口喝乾,
不然就放到冷掉,最後也是一口喝乾。

再不然就是放到完全忘記這件事情,
四五天之後發現沒乾淨杯子可以用,
再回過頭來一杯一杯倒掉,跟做實驗一樣,的那種精神。


吃西瓜最滿足的就是把黃色西瓜剖一半,
用保鮮膜包到冰箱去,
隔天一回到家再拿出來掀一半保鮮膜起來,
拿著大湯匙大口大口吃到咳嗽嘴巴紅通通,
再把保鮮膜包回去冰到冰箱,接著坐在地上看電視。


February 18, 2012

記憶力

明明知道是寫創作小說,
但還是覺得小說家的記憶力真的很驚人,
主要是因為寫的跟真的一樣,所以才覺得好像是實際發生過,然後再從腦中回憶並寫下來,
像是在酒吧喝了幾杯甚麼跟甚麼酒,和誰講了什麼話,那個人穿怎樣的衣服,語氣,
老天,佩服到五體投地,我連前天中午吃甚麼都要想個半死。

女生也很厲害,當在聊八卦的時候,
能夠高明的把另一個被敘述的人的模樣表演出來,
那個人說了什麼、表情、肢體動作都完整的讓我覺得真的好厲害,這種記憶力簡直跟攝影機一樣了。

昨天晚上睡前試著回憶上個禮拜跟朋友待在咖啡廳,我跟他的對話,
如果要我描述的話,
極盡全力,我只記得幾個有聊到的樂團名字、電影,其他聊過的東西都忘記了,
於是想到這邊,真的覺得相當恐慌,我的記憶力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了呢,

所以,我前天中午到底吃了什麼呢?


February 6, 2012

The Royal Tenenbaums (2001)


Stand up straight.
              Let me get a look at you.


總是能從電影裡面找到好聽的歌,
這是很快樂的一件事情,尤其電影又好看。

今天的形容詞很簡單,好聽、很快樂、好看、很簡單。


February 2, 2012

熬夜的相反

好想睡覺,這禮拜的狀況完全回到小學生一樣,
七點起床到晚上八點就杜菇,
十點上了床就一覺到天亮。

現在都十一點半了還不能睡,
都怪我九點的時候決定清理磁碟跟重組磁碟,
電腦開著又有風扇聲會睡不好,
而且都重組到一半了,不想取消半途而廢,只好撐著上網。

Youtube的播放記錄真是有夠可怕的,
一直往下看就會看到以前播放過的影片,
還可以看自己打了哪些搜尋的關鍵字,
有必要這樣嗎,真的有人對以前的自己這麼感興趣?

媽,我戀愛了,
電腦重組到71%,剩下的29%我就看這女生發呆好了。

February 1, 2012

宮崎駿的食物


天空之城裡面的食物看起來都好好吃,
從小就這麼覺得,
長大之後看霍爾的移動城堡,也覺得裡面的早餐好好吃,
不曉得是不是宮崎駿或他助手們是懂得簡單美味料理的人。

過完年之後回來做事,為了省錢又開始自己做早餐,
早上七點就起床,簡直健康到內臟都驚訝不已,
不過最頭痛的是每天這樣都要洗碗,
這禮拜來去買五六個盤子好了,可以好多天才一次洗完。

工作上遇到年長許多的學長,
不忌諱又慷慨的樂於貢獻所學,自己真的還有好多地方要努力,
感覺就好像被帶著練功一樣,難得的機會要好好把握才行。

剛剛算了算這幾天的花費,
自己做早餐跟煮麵所省下來的錢,
全部花到咖啡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