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1, 2012

溫度

喝熱的用馬克杯裝的沖泡咖啡的時候,
前期總是太燙,
大概閒置一下會到達恰恰好的溫度,
可是這種時間很難掌握,因為會忘記這件事,常常想到時已經溫溫的不好喝。

幸運的話可以喝到那個稀罕又寶貴的溫度,
恨不得三口併做兩口全部喝光光,
不過哪有人這樣喝的,當然是邊做事邊喝,
到了三分之一的時候已經是讓人覺得不耐的溫度,
要熱不熱要冰不冰的那種娘娘腔溫度,
於是完全放棄的一口喝乾,
不然就放到冷掉,最後也是一口喝乾。

再不然就是放到完全忘記這件事情,
四五天之後發現沒乾淨杯子可以用,
再回過頭來一杯一杯倒掉,跟做實驗一樣,的那種精神。


吃西瓜最滿足的就是把黃色西瓜剖一半,
用保鮮膜包到冰箱去,
隔天一回到家再拿出來掀一半保鮮膜起來,
拿著大湯匙大口大口吃到咳嗽嘴巴紅通通,
再把保鮮膜包回去冰到冰箱,接著坐在地上看電視。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