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7, 2012

川本三郎

現在到底有什麼事是值得我們就算流血也要爭取的呢?
看了川本三郎的"我愛過的那個時代",
六零年代日本發生了好多事情,
農民運動、學生運動之類的,到底實際上是在爭取什麼呢?
這類的事情完全沒有人說,左翼新左翼全共鬥。

也許只是大家的注意力總是不集中,
真正要抗爭的事可能老早就擺在眼前了,我們都看不到,
已經被教育成不會抗爭的人了,
也不曉得要抗爭什麼,有什麼好抗爭的,更不要說怎麼去抗爭。

國中就好好準備高中,高中好好準備大學,大學好好玩,
所以以前學運怎麼來的啊到底?
還是說我們能活在天天都能吃到飽的台灣,
已經福氣到不行了呢?

1 comment:

Cop. said...

完全偏左(舉手)
我也要準備上街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