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7, 2012

拓寬

隔了四個多月回家,
馬路拓寬所以房子被削掉一個角,
側邊原本種滿有意思植物的庭園也被清光,
狗搬到正門口,多了一間塑膠狗屋給她睡。

晚上和媽媽聊天,
這次覺得回家不是一件難過不舒服的事,
雖然這個城市是以前一起牽手的城市,
雖然這個床是一起睡過的床,
不過都沒關係了,記憶是沒辦法好好鎖在櫃子裡面沉到大海裡面冒泡泡的,
這是到最近才明白的事情,
既然沒辦法忘掉,那可能原本就不該忘掉。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