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5, 2012

Still

睡覺變成不是一件難過的事,
至少不會再害怕做夢了,
自從和媽媽坦白(也和自己坦白),自己還愛戀著前女友之後,
睡覺變成不是一件難過的事。

這兩年我都害怕做夢見她的夢,
一種是分手之前,還是我熟悉的她的情況,
這樣子醒來會很失落,
另一種是我不熟悉的她的時候,
同樣醒來會很失落,
尤其這兩種夢,我的海馬迴通常發揮不了作用,
醒來之後要花很多時間才能回復正常。

不過坦白這種其他人聽見會嘆氣的事之後,
反而覺得自己建康許多,
就這樣吧,
只是原本我這生注定要做的,有別人幫我做了,
那麼我還是可以繼續愛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