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6, 2012

早起

都在公司生活所以省下喝水錢,
週末比較早回家,結果水沒喝夠的關係,
在半夜一直口渴,只好爬起來出門買水。

Theo Jansen展只剩最後一天,
想去看,可是我看包裝的很小學生戶外教學的模樣,
就是老師帶著高度及腰的孩子們,
一起繞啊繞,孩子們一到新的區域,看到驚奇的東西一起發出驚嘆,
然後做做DIY,
真懷念啊,以前小學時也跟老師去台北看幾次展,
大概四五個人,而且是我第一次搭捷運。

回到Jansen,
幾年前在TED上有看到他的作品,
那時覺得真好,可以做這麼多實驗性質的東西,
然後可以不會餓死,
我們講中文的,第一句話寒暄就是問吃飽沒,
如果真的有一天可以跟他說話,
我想我也要來問問他吃飽沒。

在做瓦楞紙的塗裝的時候,
將兩面平放,用刷子小心翼翼地刷上樹脂,
一面面的粘合起來,
我想我真的很喜歡不合成本的慢吞吞出細活的工作,
這次去京都,
一定要好好的觀摩一下。

August 18, 2012

文子

和媽媽繞了一下以前舊家附近,
一大片的空曠雜草(約一個阿兵哥營區大小),
居然呼的變成好幾家工廠,
奇怪的池塘也蓋了幾棟千萬新宅,
不過有趣的是,雜貨店一間都沒倒,
就好像鐘錶店好像一天沒幾個客人可是也開了幾十年一樣。

到了市區之後,
可以想像腦袋勤奮的在更新資料,
多了什麼、少了什麼,眼睛東看西看,
馬路還是一樣爛,因為舊家也是在台灣。

和媽媽拜訪十幾年不見的小學老師,
一樣精神奕奕,真好,
除了辮子剪掉了以外都沒什麼變,
有變比較矮了,因為我長高了啊真是的。
聽了一些小時候的事,
比方說我用了十四年的鉛筆盒(被我拿來愛物惜物精神說嘴常用),
原來是跟媽媽去找小三的時候在台北的誠品買的,
恍然大悟、悟智樂園、原來如此。

其實一直都有想要去找老師,
可是總覺得如果找不到的話會很失望,
還有就是自己還沒成材不好意思出現,
這次的拜訪沒有準備,只是和媽媽東繞西繞的時候,
跟她說想見見老師,然後就在回程的時候被放下車了。

August 12, 2012

水彩筆爛掉了


空閑的週末,
下午到公司畫畫、餵兩隻狗、聽音樂,
然後晚餐時間到了就回家。

晚上翻出一年多沒用的水彩,
可是水彩筆爛掉了,畫的有點辛苦,
不過大致上還是可以上色,
因為畫本的紙吸了水分產生波浪,
先用檯燈烤一下漆,
乾了之後合起來,再拿筆電壓著。

August 6, 2012

平底鍋與龜



接了畫T恤插圖的兼差,
原本想畫一隻平底鍋烏龜,
拍了照片當參考之後就又分心到別的地方去了,

我覺得住宿在外的二十出頭的年輕人,
與其買電鍋還不如有個平底鍋來的適合,
第一個原因是平底鍋可以穩穩當當的拿在手上,
而電鍋不行,很重,而且插著電的時候可能會燙,
還會冒蒸氣,
而且拿著平底鍋會有種安全感,
我覺得是湯姆與傑利看太多的關係,
總認為可以用平底鍋狠狠的傷害迎面沖來的什麼鬼。

把公司的廢棄鐵管送去回收場的時候在一堆垃圾中撿到一台沒有輪胎皮的SLR,
這是什麼啓示一般的過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