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2, 2012

untitled

起了大早去一家文青餐廳吃早餐,
然後一邊聽兩位同學開會一邊放空想事情,
有時候聽到有興趣的就加入討論,
這家文青餐廳啊,
食物普通、擺設普通,
就是放了很多手工的木作品,
放幾本跟設計有關的雜誌,
實在是不夠有特色啊。

唯一讓我念念不忘的是水杯,
一直讓我覺得是漱口水的杯子,
所以喝水的時候一直有怪異感,
不能喝生水啊不能喝生水啊然後卻喝了,
奇怪的店啊。

巨大的佛像到底是怎麼做的呢,
小時候南下看阿嬤的時候在高速公路上總會經過,
一隻巨大的暴龍,那時候暴龍還是站得直挺挺的模樣的時代,
除了暴龍以外還有很多佛像,大小跟恐龍差不多,
所以到底是怎麼做的呢,
灌模嗎?還是雕出來的?
不管怎麼說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舞舞舞的下集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一直很想看雪的媽媽的外國男朋友單手做出美味的三明治的那段,
實在高明啊(村上口氣)。

一時衝動在發行的前一天預定張懸的專輯,
因為試聽的那首好好聽的,
結果拿到之後發現只有試聽的好聽,
然後拿到了海報又捨不得貼,
明明就是很普通的模造紙(還是道林紙啊?)。

天氣好不容易變涼了,
卻好像又開始大晴天,
晴天是不錯,可是我冬天的被子都拿出來了,
至少再低個兩度三度吧,
這樣會很適合睡眠,
我從開學就睡不好了耶。

欠了好朋友一張圖,
還在想辦法空出不用做事的一整天,
慢慢的畫個幾張圖。

室友新買的垃圾袋好像頗厲害,
垃圾都不會生蟲了,
還是因為交配生蛋的季節已經過了啊。

1 comment:

NOSE said...

還是都進化成更小的蟲阿,奈米那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