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8, 2013

to the sunrise


乾爹的女兒來我們家玩,
因為玩一整天都玩不夠所以決定玩到早上看日出,
日出不常看所以很有趣,
可惜的是小孩子的睡意太過強大,
十點時因為決定熬夜而興奮,

January 24, 2013

三島由紀夫講戀愛




















在尋覓軟皮精裝的舞舞舞下集時,
意外發現封面精緻的新戀愛講座,
一副就是很多事要跟你說喔不過不會一下子啪地講光呢,的臉,
接著看到三島由紀夫的名字,
才覺得有趣極了。

January 18, 2013

天文學通識、美麗女伴


修了一門天文學通識,
老師感覺是個認真的人,
可是說話方式很容易把自己弄的很無聊,
所以上起課來如果學生精神不濟的話很容易眼皮下沈,
畢竟教室在地下一樓,採光差,
而且內容又是在講星星,
要打起精神真的要去跑個操場再回座位啊,
也因為這樣他有點對學生失望,
常常說簽完名不想上就離開、想睡覺就回家。

考試的方式蠻硬的,
考你算月亮21號會在天空哪邊升起、
太陽的元素組成、
發現什麼什麼的是誰,
也因為這樣第一次期中考考了四十八分,
總覺得應該不會考吧結果卻考了一堆,
於是明白只背覺得有用的資訊是不會及格的,
必須把對生命沒用的資訊也一起背起來,
因為那對分數有用,不然下學期還要再挑一門來修,
成大的通識課大概就是那個樣子,
還是認真一下吧不然很浪費時間。

所以後來背了兩天,
期末考交卷只空幾格不會寫,
最後這門課就七十二分過了。

雖然講義編排的很雜亂,
可是宇宙的圖還是美麗的,
美麗的瞪大眼睛,倒吸一口氣喔,
肉眼看不到,肉體也到不了現場,
但是卻能震撼人心,那些事物實在太巨大了,
無法用現在的人類眼睛去看待,
實在太超出範圍,人類腦袋也無法完整思考,
天文學家居然一生都在觀察、記錄著這些什麼,
平常的生活要怎麼平衡呢,
還會對人的生命有熱情嗎,
就好像螞蟻觀察了人類世界之後,那還會對補蟻穴的缺口有興趣嗎?

所以想想那些超乎水準、超乎視野的事情,
便覺得就算遇到了討厭的東西,
就慶菜了啊,
因為那不是在我的軌道上會長久停留的,
最好做到毫不在乎。

整體來說天文學是很有意思的,
雖然原本是想要提升自己的浪漫程度,
看著一閃一閃亮晶晶,隨口說出美麗神話故事那樣,
結果到最後卻是背出氫73%、氮25%、金屬2%的太陽元素組成,
於是幻想中的美麗女伴就像電影的最後一幕一樣淡出不見。


January 12, 2013

起霧的時候


只要是起霧的時候,
都會感覺像在做夢一般,
迷茫的連精神都會分散恍惚,
並且思緒比平常更容易跑到別的地方去,
非常適合兩眼焦點放在空氣上,
然後別人怎麼說話都聽不見,
如果本身又會通靈的話,那就更好了。

坐客運的時候,
最喜歡第一個位置,
腳可以伸很長、視野可以看很遠,
如果時間算好的話,
能夠在半夢半醒的狀況看見日出時,土地跟天空睡飽的樣子,
然後心滿意足的繼續睡覺。

不過這次讓我覺得坐客運時,
遇到起霧才是第一名,真好,
但是希望遇到的司機要很集中精神,
因為要是他也迷茫的連精神都會分散恍惚,
並且思緒比平常更容易跑到別的地方去,
就慘了,我坐第一個位置啊。

起霧的時候,
就是在雲裡面的時候,
也是最接近夢的時候,
在精神上如此,在現實中如此。

January 9, 2013

舞舞舞、火奴魯魯


心不甘情不願的到誠品把舞舞舞下集讀到最後一章,
因為之前說過,
原本有上下集的卻不知道把下集放去了什麼地方,
然後又很想看夏威夷那邊的劇情,
雖然書店都有的看可是卻是平裝,
不知道哪裡跑出來的固執一直吵著要精裝軟皮的才要看,
不然就跟不見的那一本感覺不一樣了,
還莫名其妙的堅持了兩三年。

可是實在是忍不住,念念不忘pina colada啊,
於是只好到誠品抽出來坐在椅子上讀,
一直讀進去就深深地覺得什麼平裝精裝軟皮的執著根本就不必要,
不過這本來就是當然的啊,
無聊的執著到處都是,跟煙蒂一樣。

總之,解渴一般的,
從火奴魯魯開始好像得到釋放一般,
覺得自己心情變得很輕鬆,
我喜歡裡頭的主角有事沒事就跟雪講大人道理,
兩個人的奇妙互動,
例如明明就說:「我不知道該怎麼適切說明」,
然後接著整頁都是那個人啪啦啪拉的說個不停,
於是常常心裡不小心笑出來,你這傢伙根本就有備而來吧,
而自己會很羨慕他們總是準確地說出自己想說的,
另一個人也準確地明白對方想說的。

What a wonderful world.
大家都開開心心的。


「不知道,為什麼噢。你不要問我啊,我是小孩子,你是大人哪。」
會喜歡這本的關係一半是跟雪這個角色有關,
走出車子完全不關車門也不向車上的人說再見,
幾乎所有的言談都超乎年齡(當然主要的原因還是執筆的人),
但是在某些時候才又會認知到她其實不過是十三歲的女孩子。

又例如像挪威的森林常常只看小林綠的部分,
為了煎漂亮的厚蛋捲,把要買新胸罩的錢拿去買蛋捲鍋,
每天晚上洗了胸罩拼命弄乾,隔天接著穿,
「世界上沒有什麼比穿著不乾的胸罩還可悲的事,眼淚都快掉下來了呢,
尤其是想到那是為了什麼蛋捲鍋的時候。」
「附近一個太太打噴嚏時,撲的衛生棉條掉了出來。」
電影版沒演這些倒是有點可惜。


最後提一下,
中壢墊腳石書店居然沒賣時報出版的書,
女店員酷酷的說我們沒有賣時報的書喔,
什麼,你們家書店把我童年的回憶中壢金石堂給打到倒店,
現在居然連特定出版社的書都能選擇不賣,
可以這麼不負責任嗎。

然後就是文青(比較貶義的那種)這個名詞有點傷害了真正在閱讀村上春樹的書的讀者,
雖然說不是流血瘀青,
可是在心裡總覺得好像被車輪濺起的雨水噴到一樣不是很舒服,
因為這些文青(比較貶義的那種)現象,
遇到別人在看同個作者的書的時候,應該滿心雀躍地豎起大拇哥才是,
可是從那時候開始卻什麼都不會表態了,
一來是因為不曉得對方是不是真心喜歡,
二來則是想到自己被歸類成文青的話,如果是比較貶義的那種,當然傷心,
如果是比較好的那種的話,會覺得自己其實也沒到那種程度,講什麼黑格爾的,
我只會想到烤焦的優格這種奇怪的畫面而已,
於是「我那本也看了好幾遍耶」完全憋住不講出來。

當然我沒有認真地去研究裡頭的隱喻或著什麼密道之類的,
但是會一再地讀,並且覺得樂趣,
那麼就應該算是喜歡了吧,
喜歡村上春樹寫的書,拉屎也會讀一小段,
我能感受得到自己非常的需要非現實的事物,
尤其看到肯德基爺爺居然會是個拉皮條的角色,
還說什麼「星野老弟大昇天喲」、「四輪傳動熱辣有勁的性愛機器」,
就覺得卡夫卡實在值回票價,
不過也因為這樣,雪梨奧運那本實在看不下去,太記述性的,
但是雜談卻也相當喜歡,
那種隨口說說卻又相當認真的東西,相當合我胃口。

再最後提一下,
跑了好幾家二手書店都沒找到軟皮精裝的舞舞舞下集,
還帶了朋友,四隻眼睛一起找還是沒找成,
「別人拿去賣應該都是上下集一起的吧,
如果只買下集,那上集不就很悲哀,被拆散了啊。」她說,
然後晚上在另一間二手書店,
看到兩本挪威的森林上集一起被夾在書架上,悲傷吶。


January 1, 2013

弱者才穿三條褲子在身上


關於內褲啊,
仔細想想其實很有意思喔,
因為人類陰莖和陰道是屬於會分泌東西的東西,
所以接觸的衣物必須乾淨衛生,
可是天天洗褲子的話真讓人受不了,
於是就在裡頭穿內褲吧,
這樣就不用天天洗褲子了。

小時候穿小YG,
可是老師說男生如果發育的時候穿三角褲,
若是不透氣的話睪丸容易悶壞,
悶壞了它就只會出空包彈了,完全不留情面的,
所以後來開始買四角褲穿,
多一個角果然不一樣,清涼舒爽又透風,相當漂泊。

一直到今天才又讓我想起這些往事,
由於實在太冷了所以跑去Uniqlo買Heattech緊身褲來穿,
保暖又透氣、睪丸很滿意,
到底是怎麼辦到的,一邊透氣又很保暖,
就好像一邊揮霍又很有錢一樣,
不過就算了,一這麼比喻就不覺得很了不起了,
一邊揮霍又很有錢,這種人很多啊。

想想以前小學的時候遇到冬天,
都很抗拒在長褲裡再補一件衛生褲,
長大之後屈服於溫度,居然主動想在長褲裡再補一件褲子,
說起來實在太不爭氣,
應該是要說什麼也要堅持到七八十歲死掉也堅決不穿三條褲子在身上的,
墓碑上就是要這樣刻,
「弱者才穿三條褲子在身上」,連後代子孫都感動的地步。

但是有個問題,
那就是穿的時候還要在裡面穿內褲嗎?
如果是小時候,小YG加衛生褲好像感覺還可以,
可是現在,四角褲加緊身褲,除了卡卡以外,
上廁所還要翻三個口(加長褲)才能掏東西出來,
不對吧,一點都不合理啊,
又不是薛平貴身騎白馬過三關喔。

這個問題要google也不知道怎樣查,
所以就這樣吧,把Uniqlo的Heattech緊身褲當內褲穿吧,
就像是豪華版加長型的凱迪拉克內褲,
這樣薛平貴也不用這麼累,過個兩關就好,
而且這樣我的墓碑還是能刻「弱者才穿三條褲子在身上」,
但是為什麼偏要在這種地方這麼堅持啊,
「Only weak person wear three pairs of pants」這樣連洋人也讀的懂。

不過這世界上一定有人是就算穿Uniqlo的Heattech緊身褲,
也一定要在裏頭穿四角褲或三角褲的吧,
說不定只有我把它當內褲穿,
如果是這樣的話還真是寂寞啊,
跟魯賓遜一樣,一個人在不知道什麼地方的孤島上,
自顧自的把Uniqlo的Heattech緊身褲當內褲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