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8, 2013

to the sunrise


乾爹的女兒來我們家玩,
因為玩一整天都玩不夠所以決定玩到早上看日出,
日出不常看所以很有趣,
可惜的是小孩子的睡意太過強大,
十點時因為決定熬夜而興奮,

一點開始疲乏,笑聲強度大概只剩三分之一,
到兩點半的時候,身為長子的我已經不知道還有什麼可以玩了,
三點已經是苦撐的狀態,
乾爹的女兒、我和我妹三個人在雙層床的上層各躺各的,
因為相當接近日光燈所以特別覺得累。

我們的精力被不知道什麼的裝置給吸光了,
小孩子的精力最後會變成全世界的動力來源,
玩三次躲貓貓可以讓冰箱運轉一個月,
五次紅綠燈可以驅動火車跑台灣一圈,
十次嚎啕大哭可以發射火箭。

一旦決定了事情,
就必須認真的作完它,
所以用手輕輕的去拍打她們的臉頰,
但是毫無反應,因為我們是小孩子,
我們貢獻世界太多能量了,
於是也沒有什麼意識去記憶到底有沒有看見日出,
真是可惜,糊糊霧霧的一片。

不過長大之後倒是常常都可以看到日出,
想要十點睡著真是不太可能的事,
有心想要看日出的話看個兩部電影就可以披個毛毯站在陽台準備,
然後天空漸白,一切都是這麼完整重新開始的感覺,
煎個蛋、烤個土司泡杯咖啡,
心裡想著真不錯,好像偷到了八個小時的睡眠時間一樣。
但是熬夜就跟借錢一樣要還,
所以八九點時討債的東西就來了,
身體整個要往下不知道沉到哪裡去的樣子,
枕頭跟床在哪裡、我要棉被。

睡到下午醒來發現少吃了午餐而覺得可惜,
所以如果有深夜食堂的話多少應該可以彌補一下這種感覺吧,
午夜十二點的時候吃一頓分量不大但還算美味的套餐,
嘿,隨便做些甚麼事直到早上吧,
反正放假的,誰也不會叉著腰擋在你面前,
吃完早餐再呼呼睡著,跟負鼠一樣的。

當然這怎麼說都很不健康。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