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6, 2013

洗毛衣、選課

好多年前在無印買過一件粗織羊毛外套,
質地柔軟摸起來相當舒服,
穿過幾次之後,因為沒自己處理過羊毛衣的關係,
直接裝到洗衣袋就丟進洗衣機,
結果當然是相當糟糕,
不僅有點變形,觸感也整個大變,
簡直像是交往之後就個性丕變的女人一樣,
大災難,於是放入衣櫃中就很少再穿。

過了好幾年之後在uniqlo買了一件薄羊毛衫,
因為先前已經有過一次悲劇經驗,
每次洗衣服的時候都會提醒自己「這件要手洗、這件要手洗」,
不過由於手洗很麻煩,
要洗衣服的時候都會先把它加入下一次洗衣清單,
下一次再拿去浴室洗吧,洗完之後順便洗澡,暖乎乎的,
但是始終放在洗衣籃的底層,
直到,

直到我忘記它是羊毛衫需要手洗的這件事,
終於被胡亂的跟其它襯衫一起裝到洗衣袋裡面,
胡亂地丟進洗衣機,胡亂的被脫水絞乾,
晾衣服的時候才臉色一沉的,
站在洗衣機前面,
頭往下像是俯瞰深井一樣,也不曉得該說什麼好,
真是拿自己沒辦法啊這種事。

不過好像越毛的毛衣越保暖,
有一間大概穿了十年的黑色毛衣,
合成纖維不是純羊毛的,
自有印象以來就是直接丟洗衣機,
衣服表面完全沒有平整的樣子,
就是毛毛,
然後毛毛,
還是毛毛,
穿上去感覺像跟野人皮膚上的毛一樣。

話說回來,明明努力要記得的事最後卻像雪人一樣融化流失的,
就是大學的選課了,
期末時努力的在行事曆和筆記本上標出選課的日子,
連幾點開始幾點結束都詳細又不厭其煩地寫上去,
因為如果不認真記一下的話,
一定會噗的一聲忘記,
噗的,然後就像什麼事也沒發生,
但是認真記了之後,往往也像毛衣事件一樣,
完全不記得之前有「用力記得了」的這個努力,
以致於選課都是最後幾天撿剩的課,雖然也好運都撿到想要上的,
所以到最後也有點放棄說刻意去記選課的日子,
因為已經變成運氣好的撿課達人了。


February 17, 2013

悠哉的魚、用嘴巴打嗝


二十五歲的第一天跑去看魚,
悠哉悠哉的真讓人羨慕,
又不用認真走路,
也不會因為忘記帶鑰匙而傷透腦筋,真好,
雖然這麼說,魚也是有魚自己的煩惱吧,
比方說眼睛被路過的路人魚撞到而痛了一個早上,之類的,
或者某個深夜忽然領悟到自己其實活在大便水裡頭。


但是光是羨慕也沒有用,
因為人還是要做人自己的事啊,
不然不用做事不用煩惱像魚一樣悠哉也能吃炸魚條吃到飽,
這說不過去喔,
若是被魚知道了肯定氣個半死,
要大革命的,用吊車繩子綁在腳踝上高高的吊起來,
然後還掛著「再也不又悠哉又吃著炸魚條了,以後會好好工作」,
布條因為太長連臉都看不到,
經過魚長老們同意之後從寬量刑,
背著瓦斯桶放噴射火焰去融化南北極的工作,做個六十年。

說起來感覺海生館就是魚的大牢房一樣,
不由分說的這種抓一些那裡抓一些,
放在什麼都沒有的游泳池,每天被人看,
但是我買票的時候一點也不會覺得慚愧,
因為人類就是喜歡努力不懈的支配其它生物,
譬如說要把雞的屁股分別切下來再串在一起,
把要給小牛的奶水全部擠出來裝到鋁箔包,
然後支配不夠的話再來支配人類自己,
好比人類社會的權力,跟猴子一樣,領帶跟尾巴ㄧ樣翹得高高的。

自己獨處或跟熟人相處的時候打嗝都用嘴巴,
「嗝~」的毫不客氣、毫不收斂得大聲嗝出來,
後來發現連自己家裡的三個女生也一樣,
問了小妹,
她說用鼻子優雅地哼出氣的話會聞到胃裡面的味道,
好不舒服的,難聞,所以用嘴巴打嗝的話問題就解決了,
聽到這種答案,真不愧是我的妹妹,甘拜下風,
雖然粗野又難看,可是在沒有追求者的房間裡頭,
一點也不會損失什麼的,對吧,
相親的時候如果一點也不欣賞對方的話,
就愉快又大聲的打嗝吧,
一邊打嗝一邊從英文字母A念到Z,
若是因為這樣而被欣賞了,那就算遇到知音了,再打個嗝從ㄅ念到ㄩ當作安可。

魚打嗝的話就會有超多泡泡,
若是別的魚不小心吸進腮裡頭的話,

也不會怎麼樣,因為是魚的關係,
連大便水都不介意了啊。

February 13, 2013

拆magic mouse


去年五月在還沒換macbook之前,
因為滑鼠現被貓咬斷的關係,買了蘋果的magic mouse,
理由是:
無線所以不會再被咬斷 10%
實在好漂亮 50%
七月會換macbook 40%

所以無視眾人所說的人體工學浪費錢云云,
反正還有領學校的薪水,二話不說隔天便買下來,
另外也買了電腦用的藍牙傳輸接頭,
還有期間用掉的好幾顆電池,
今年添購了充電器跟充電電池,
總之就是花了一筆不小的錢。

然後前幾天終於摔到地上,
右上角的觸控有一塊區域變不靈敏,
按下去不會發出清脆的click聲,
簡單說就是按不下去的感覺,
右鍵無效導致跟妹妹玩英雄聯盟一直送死,
回家又找不到購買發票,整個喪氣。

但是從小到大就具備手賤精神,
發現magic mouse還蠻好拆的,
把底部的兩條防磨塑膠拆掉之後,
金屬鋁件就可以從邊邊剝開,鋁件是用黏膠附著在內部的塑膠結構上,
所以要慢慢剝不然金屬會變形,
拆掉之後按壓就正常了,
愉快地一直發出click、click、click的聲音。

推測應該是摔到鋁件有點些微變形,
雖然完全看不出來,可是那個公差讓觸控板右上方的區域按不下去,
而它上下是對稱的,
所以把它一百八十度反著裝回去,就等於修好了呢,
原廠的黏著劑粘性不錯,裝上去還是黏的住。

買貴重的小東西像是手機相機手錶之類的,一開始都會很怕摔、怕磨到,
不過大概一個月之後就慢慢疏忽了,然後就會接著無感,
筆電的話則是因為實在又貴又容易摔,帶到外面使用都會裝著保護套,
要是不注意摔到還能夠緩衝一下。

昨天學開車的時候想到之後如果買車的話,
應該會比現在保護筆電的程度還要可怕,
所以技術還不熟練的話還是開二手車,
對自己的精神方面會比較好噢。

然後未來最好也研究一下車子怎麼拆,
一定用得上的。

說到拆東西想到很久以前的vivitar塑膠底片相機,
因為沒辦法過片的關係所以也拆開看看,
原來是過片軸的一小片塑膠斷掉,
不過手邊沒有快乾劑,然後又很晚了,
所以用紙盒隨便收一下就跑去睡覺。

結果一放就是兩三個月,
搬家的時候發現才驚覺早就忘記怎麼裝回去了,
裡面超多小小的塑膠件跟小彈簧,只好默默地放回紙盒,
搬完家又過了好幾個月,鬥志滿滿的再把它拿出來,
可是記憶已經消失的更徹底,
於是這成了我拆解史中的困擾,
雖然解決辦法就是再拆一台vivitar,照著原樣兩台一起各自裝回去,
但是朋友說什麼也不肯讓我拆她的,真失望。

February 8, 2013

人生務必抄一次經書



進入西芳寺內部之前,
必須在廳堂跟著大家一起抄寫般若心經,
桌上備有毛筆及墨水,
剛拿到的紙上有淡淡的完整心經字跡,
讓不懂中文字的外國人也能依樣畫葫蘆。

隔壁的小姐採取完美的正座姿勢,
並且寫著一手完美的書法,
讓我倍受壓力,
畢竟台灣只有小學的寒假作業會要求寫個書法,
不過小心翼翼地照著字跡下筆實在太累,
維持了四五行之後撐不住,
既然要寫,那就必須要有自己的靈魂才行,
於是努力的注入靈氣。

雖然看起來潦草,但是意外的花了非常多時間,
整個廳堂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
自己還跪在那邊,默默的一筆一劃抄著,
那時四周只有森林的聲音,一點人聲也沒有,
好像剛剛抄完經書的人,已經獲得心中的平靜一般,
當時的意境相當有意思,
所以才會說,
人生務必抄一次經書。


February 6, 2013

二月六號裸睡 以及收紅包


忽然覺得一點都不冷了,
既不用穿襪子、洗完澡不用趕緊穿衣服,
然後才發覺,咦,怎麼一點也不冷,
最後因為懶得把厚棉被收起來,
只好裸睡。

但其實也不算裸睡,
因為跟貓一起睡覺的關係,所以還是要好好的穿上四角褲,
不想因為它從貓砂帶來的細菌,
經過一連串接觸與巧合結果導致陰莖受損,
要說明白我也不曉得怎麼解釋,
總之是有這種可能吧,
沒好好保護好,細菌從尿道口進入,
雖然說不會一瞬間爆炸,
可是如果免疫力不敵貓大便細菌的話,
然後陰莖就受損了,連小孩都沒生呢,那可怎麼辦。

所以只是打赤膊而已,穿著四角褲,
可是明明才二月初,
都還沒開始過年,以前過年都很冷,
穿好多好多的,
行動不便的點煙火放鞭炮拜拜什麼的,
大衣的口袋裡面都是紅包,結果現在居然打赤膊睡覺,
也許是因為還在熱帶的關係,
那這樣熱帶小孩收紅包之後都會放在哪裡,
都穿短袖過年的,就少了大衣的口袋呀。
喔是有長褲沒錯,長褲有口袋的。

可是,看到長輩過來,於是起身說恭喜發財,
之後收下紅包接著放進屁股的口袋,然後坐下,
這樣的動作不會很像收完保護費的模樣嗎,略嫌老練,
這次也請多多關照了,
哪裡哪裡,這邊才是呢。

而且,疊著一疊紅包在屁股上也不好坐著,
必須顧及左右屁股口袋的紅包量才行,
左邊太多的話身體就會自然而然往右邊傾,
右邊太多的話身體就會自然而然往左邊傾,
這時候就很技術性了,
大阿姨+三舅+小舅+...=大舅+二阿姨+...,
兩邊的錢要算好,身體才能坐的直。

所以過年還是需要大外套的吧,
不然怎麼收紅包,
收紅包的時候如果十分豪氣的當場抽出鈔票放進皮夾,
唰一聲的,那又別有另一番風味了,
不過感覺會讓長輩嚇一跳,

當然自己也嚇一跳,
居然做出這種事情來,這種事情光是用鍵盤打在blog上都心有餘悸。


February 3, 2013

Bill Murray


因為在Wes Anderson電影中幾乎都有演出的關係,
Bill Murray對我來說曝光度大增,

為這些角色下一個註解的話,
就是中年哀愁的集合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