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8, 2013

深夜下班的事情



兩年前暑假跑去影片出租店打工,
平日比較無聊,
不過還好有認識不錯的同事可以聊天,
聽聽他推薦的歌、聊電影樂團,
然後時間到就可以鐵門拉一半下來,
用店裡螢幕放喜歡的電影然後算錢打烊。

假日通常都會到比較晚,
因為愈晚愈多人想要找電影來看,
大家都是看個電影、邊吃些什麼、最後做個愛睡覺,
一天又和平美滿的收場,謝謝大家的配合。


打烊的時候要從最裡頭把所有燈都關掉,
然後摸黑從狹窄的影片走道找路出來,
外頭的路燈橘光微弱的打在店內的DVD外盒上,
有種「大家辛苦了以後也要認真的被出租出去」的感覺。

因為影片出租店算是幻想的大集合,
幻想的外星人、殭屍、殺人魔、愛情、歷史事件,
有時候會順著本能去想著黑暗中會出現奇怪的東西,
可是彎著身從鐵門下出來,看著同事在外頭抽煙,
就覺得我們所處的世界果然還是現實性強烈過頭了,
不管是塑膠的DVD殻也好,
櫃台後方的儲值贈品也好,
即使是幻想本身也必須親自工作。

關店後騎車回家的路上都很冷清,
記憶裡馬路上常常濕濕的,應該是因為夏天常有颱風的關係,
路上會經過夜店,曾經有想過去裡頭打工看看,
可是裡面的氣味太黏稠,很難洗掉,
比星巴克還要嚴重,星巴克打工一整天下來,
衣服放到隔天會有咖啡酸味,不喜歡這種殘留感,
比方說做春夢很開心、要清夢遺就令人討厭一樣,
所以要進去夜店打工還有點障礙要克服。

除了夜店還會經過的還在營業的店就是麥當勞了,
有時候會單買炸雞跟濃湯來吃,
因為從上大學就開始討厭薯條,
總覺得它是混在套餐裡頭具有特殊目的性的東西,
簡單說就是像阿拉丁裡面賈方一樣的角色,
有時候和朋友邊聊天邊吃就還好,
可是要單獨吃薯條就覺得很不能接受,
一條條的賈方。

明天考完日文再來看一次百萬元女孩。



June 17, 2013

跑步的事情



因為沒什麼事情趕著做的關係,
所以好一陣子都是睡到下午一兩點才努力地伸懶腰爬起床,
於是到晚上凌晨都還是精神奕奕,
然後自然而然地隔天又是睡到下午一兩點。

於是敲定主意,
計劃在晚上的時候去跑步消耗一部分的精力,
這樣至少會早一點睡,心裡喜滋滋的覺得自己真聰明,
所以去買了人生第一雙認真的慢跑鞋,
Adidas、黃色、一千五百九十元。

有黑色(亮綠色鞋底)、紅色(白底)、黃色(白底),
原本一如往常的覺得黑色鞋子最讚了,
因為髒了也看不太出來,鞋子就是要黑黑的,這麼想著,
但是看了看鮮艷的黃色,
說起慢跑,還是必須避免跑在路上被車撞的可能性吧,
開朗地說我要黃色,店員卻還是死魚臉,
應該是讓她跑去別家店調黑色的我的尺寸的鞋子過來,結果卻翻盤要黃色的緣故。

跑了幾次下來發現最大的問題是,東西好多不知道放哪,
水、手機、錢包、鑰匙、預防萬一氣喘藥,
原本覺得放車子裡就可以,但是疑心病有點重,
因為總是聽到身邊的人摩托車被撬開的例子,
所以還是決定手機鑰匙錢包拿在身上,
只是有點麻煩就是,當然最理想還是帶女生朋友一起去,
然後東西都交給她,一級棒。

今天發現放在手掌大的小包包裡頭單手捧著它跑也是可以,
結果好奇怪的是,
左手拿的時候不會隨著跑步擺動,非常不自然,
右手拿的時候卻可以自然擺動,不曉得有什麼研究可以說明,
比方說跟左腦右腦協調有關啊之類的。

因為馬路上空氣很糟又有紅綠燈地形又很奇怪,
所以都是特別騎車到學校的操場去,
雖然有點平淡,
可是就腦袋放空的跑跑跑。
以前跑長距離都會上氣不接下氣就停下來,
現在卻可以找到呼吸的平衡點,就很平常的吸氣呼氣,
大概跑六七圈會感受到乳酸堆積,
肌耐力不夠強,體力太差啦,
希望這個月至少能推到十圈。

想到阿波卡獵逃裡面從白天跑到晚上就覺得太不可思議了,
雖然只是電影,但還是打從心底的佩服,
古代人真是太扯了。
不過那個時候的人什麼都不用帶在身上,
既沒有錢包也沒有手機跟鑰匙,
四角褲也不會整個溼掉,因為只貼了片葉子在雞雞上,
因此完全沒有四角褲溼掉的問題,真是無牽無掛啊古代人,羨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