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8, 2013

離開門號的事情


在捷運上面遇見了原本以為已經知道,
但實際上發生在面前確切體會到,
啊,真的是這樣耶,的事情,
就好像在動物園真的看見獅子交配很迅速一樣,
啊,真的是這樣耶,好快,
那件事情就是每個人都在滑手機,完全滑不完哪,
雖然不出意料但還是十分出乎意料。

於是看看沒帶手機在身上的自己,
覺得好像還好,沒發生什麼異變,
不過實際上當然不可能發生什麼異變,
就是沒帶手機而已,又不是少了一圈頭髮,
經過路邊車窗才發現,啊,怎麼禿頭了奇怪,
搔搔頭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一搔又下了一跳,啊,好光滑,
總之心境上大概不會這樣,就是沒帶手機而已啊。

這禮拜體會了十幾年前沒有手機還要約人在某時某地見的感覺,
完全不可以遲到太久,
不守時的話人家一走掉,
自己去到那邊也不知道對方到底到了沒,
還是自己被對方放鴿子了,
而對方在等待時也覺得自己被放鴿子了,
兩邊都受傷,而且也沒辦法及時聯絡上,
於是晚上回家裡通電話才知道對方等太久先離開,
然後趕忙道歉。

若是遲到的話情形大概會是這樣,
如果有手機然後自己可能遲到的話,
只要在路途上打給對方請先去別處逛個二十分鐘吧,就好了,

所以沒手機則必須更注意守時。

然後就在想把手機門號停掉會怎樣,
所謂的延伸思考性大栽問,
首先如果是認識的人要用手機聯絡我卻聯絡不上的話,
應該會在Facebook上念我一頓,於是說起來還是聯絡上了啊,
只是沒辦法馬上打電話找到我,
要說的事情還是可以留在Facebook上面,
應該沒問題吧,我想,
名片上只好改成市話了,接電話的是母親接線生。

生活方便到一個程度之後,
就想更方便更方便,雖然這不是什麼壞事情,
但好像還是可以自己選擇說,
啊,我這樣方便就好了,再多的可以不要,
如果有這種魄力,也能夠承擔後果的話,
還算可以吧。

總之因為興頭一起就有點停不下來了,
一直去想沒手機又沒門號會發生什麼事,
但其實自己知道一定有什麼後果等著,
就好像之前意外發現原來yahoo帳號可以刪除,
也是五分鐘之內就把用了十年的奇怪拼音(國中生程度)帳號刪掉,
隔天才發現無名登不進去、Flickr也是,也不能拍賣,
真是。

在我思考又思考層層思考的時候,
有一個女高中生走過來問說可不可以借手機打電話,
她手機沒電了要打給家人,
我只好不好意思的跟她說我沒有手機,一百分誠實的,
當下那個瞬間我就覺得,沒有手機也不會海水倒灌,
事後她跟旁邊乘客順利借到手機,
我則在下一站下車之後走到手機門市退租。


September 22, 2013

回到家了的事情


當兵放假剛回到家裡總會覺得過幾天就要離開了的感覺,
就好像大學的時候一樣,
久久回家一次然後有點陌生,待一下就又上車回去外面住,
於是習慣整理東西到可以輕鬆收拾一下就可以背行李的程度。

可是目前其實已經回到家了,
下一站雖然還沒有決定,可是目前其實已經回到家了,
跟以前不一樣,不用勤快又幹練的打包東西,
這邊現在又變回我的大本營,
為期一年我都會固定回到這邊休息、想東想西、吃母親煮的東西。

當想到這些的時候就好像名偵探江戶川柯南背後閃一道細光一樣,
從家變得有點像旅館,到現在又好像變回成家了,
雖然行李的整理模式還沒完全消失,
像是剛剛在清點襪子跟內褲內衣的數量,
到底清點是要做什麼呢連我也不曉得。

於是現在開始有定居的感覺,
洞穴野人變成草原野人之後,
又經過以前的洞穴於是住了起來變回洞穴野人。

不過令我驚異的是,洞穴裡居然裝了WIFI,
什麼時候裝的我怎麼都不曉得,
很方便啊,這真的是。

September 20, 2013

尋羊冒險記的事情



之前南北往返的時候都選擇搭火車,
大概會花個三到四個小時,
但是坐火車其實不是一件難過的事,
大家在那上面然後什麼大事也不做,想著各自的小事,
我們的小事情好多的,
所以長旅途下車的時候總覺得好像磁碟重組好了一般。

計程車司機通常都烈推薦高鐵,
可能是比較遠跳表比較多的關係,
不過還是覺得,
完全不趕時間啊。

所以再度把這本書帶在身上,
同樣都是旅程,然後主角和奇奇去北海道找羊,
我也把當兵當做打工渡假,給吃給住給六千,
交待的事情盡可能的辦好,其他時間我自由利用,
就是這樣子的一年。

再一次看其實發現自己早就忘記劇情了,
一邊看著,一邊因為這陣子常常在聽甜梅號的站在太陽上,
兩個之間又聯結在一起,尤其站在太陽上的mv是北海道的慢場景,
實在是宿命性的綁定一樣,
像是海邊的卡夫卡和陳綺貞的小塵埃也因為同樣的原因彼此綁定,
歌跟書、曲與文學、詞與句,然後就在一起了。

「沒關係。你很慘也就是我很慘哪。」
然後她微笑起來。「因為我非常喜歡你。」


September 18, 2013

空軍走路的事情


必須和大家腳步一致才行,
一起在隊伍裡面同時出左腳踩地然後右腳踏出右腳踩地左腳再踏出,
手甩到前面和身體夾45度,甩到後面和身體夾15度,
然後一直走下去,
連自己的腳步聲都認不出了,
完完全全地隱沒在整齊乾淨的皮鞋腳步聲裡面,
大概是有點像是放學的時候因為每個女孩的頭髮都剪的一樣,
結果媽媽完全找不到自己的女兒,的情況類似。

那時候的感覺真的像是浮飄飄的沒有踩在地面,
因為太沒有回饋感,簡直快到超現實的程度,
愈是踩下去就愈沒有真實感,
地面的下雨積水反射的路燈白光,仔細想想確實有點像是夢境一般,
我的腳步聲被柏油路的吃腳步聲妖怪給吃了,
於是我怎麼踩都沒有聲音,
就像烏蘇拉巧奪愛麗兒的聲音一樣。

吃腳步聲妖怪心裡想著,
終於等到適合的腳步聲了,得馬上奪走才行,
等不及要帶回家慢慢品嘗,拿出腳步聲食譜慢慢料理一下,
封面寫著五十種腳步聲烹調絕妙方法。

September 7, 2013

在夢中摺完棉被的事情



每天大概五點起床,
在天光未明,還是月光狀態的臨界點的時候,
迅速地將棉被以及蚊帳折成方方正正的,
因為電風扇干擾的關係蚊帳摺的沒有特別滿意,
但如果要摺到滿意的話就要排隊很久才刷得到牙,
這樣一來就沒辦法在集合前先將大便排出。

然後才夢一醒,發現自己還躺在床上,
眼罩戴歪一半,從縫隙中看見蚊帳還好好的掛在四方,
當然棉被完全沒有摺好,扭成一條像是蜷曲的慵懶麻花捲,
以前會夢見都盥洗完了準備拿包包出門的時候才發現臉還朝下埋藏在枕頭裡。

每個階段好像總是會如此啊,
就好像是白費心力的夢一般,
感覺明明做了一堆事情才忽然迷茫的發現自己什麼都沒做,
人生到最後是不是也是一樣呢,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
想到這一切所經歷過的、所感受過的,
畫面沒有辦法很清晰,像是夢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