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6, 2013

泡泡的事情



把亮黃色慢跑鞋從行李箱裡面找出來,
配上灰色七分褲以及橘色長襪,
上身外加一件身灰色厚外套,
以免又跟上次一樣好不容易放假卻花三天躺在床上感冒,
雖然原本計畫是白天慢跑,不過上一下網就晚上了,
於是只好和狗去夜跑,
完全不受控制的麥諾托牛人一樣毫不思考的亂衝,
明明就是米格魯啊。

好幾次慢下速度來呈大便蹲姿,
一回頭真是嚇死人了,雪特。


October 13, 2013

罐裝熱咖啡的事情




在出門之前隨手抽了一本妹妹買的吉本芭娜娜的小書,
曾經看過幾次開頭,都覺得女性哀愁好多,
總是沒辦法讀下去,而這次卻順利地讀完它,
要說有什麼心理為之一震的地方的話,
可能就屬於罐裝熱咖啡了。

這個東西出現在女主角自己走在河堤上,
隨手買來放在口袋裡取暖的,
基本上我想沒有太大的隱喻在裡頭,
但是讀到罐裝熱咖啡的時候,
人啊,整個的被吸到去年的日本街道上,
那個充滿著潔淨整齊的飲料機的地方。

雖然只去了短短七天,急急忙忙地趕著景點,
但有時候還是會想到當時的氣氛,
我想那個地方的人的手心總是冰冰涼涼的吧。

因為花了錢特地跑到一個地方想看些什麼的關係,
早上是絕對不可能睡懶覺的,
所以總是早早起床,一走出飯店就會遇到企鵝喙尖一般的冷空氣,
此時拿一罐boss放在口袋裡大小剛剛好,
上車之後身體回暖了再把溫度降下來剛好適口的咖啡喝掉。

這世界上(或者說我身上)總是會發生怎麼去想也不會明白的事情,
因為不是輕易就能瞭解的事情,
就算瞭解了也不一定是正解,
而正解也不一定只有一個,
所以常常只是像坐火車一樣,
讓它像鐵道兩旁的風景般,出現然後消失在窗戶的後邊,
它還是存在,只是暫時不會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