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8, 2013

左手的事情




總是想要練習左手寫字或畫畫,
因為啊,明明就有兩隻手的,
但是一下筆就相當沮喪,
真是歪七扭八和乾掉的蚯蚓相當類似,
大腦裡掌管左手細緻操作學習功能的小姐,
已經從十幾年前就結婚去了,現在應該兩個小孩都國中了吧,
於是已經學不起來了,左手變的只是輔助。

右手強勢的寫字著、畫畫著,
然後穿外套的時候總是搶先一步進去袖子裡,
左手非常悠哉不在乎世間的感覺,擦屁股也很認真不埋怨,
眼鏡滑下來時會貼心的推回去,
連捏鐵釘的時候也毫無畏懼。


Flotation Toy Warning好好聽,把它寫在牆壁上。




December 14, 2013

臺北的美術社的事情



要買油畫用具的時候,
終於走進臺北的美術社了,
一樣子的亂中有序,美術社好像是個很難整理的地方,
所謂的秩序基本上只存在老闆的腦中。

老闆養的大黑狗毛色非常亮麗,像是廣告模特兒的等級似的,
個性也不開朗,有點高傲疏離,像是廣告模特兒的等級似的,
倒是胖了些,所以單憑這點是絕對當不了模特兒的。

接著在地上層層堆疊的素描本裡頭,
看到熟悉的封面的一角,
暌違四五個月,終於買到想要的素描本了啊,
這是用習慣了的,逐漸養成的忠誠感,
其他的畫起來都很不習慣,覺得好像沒有連成一線的感覺,
幾十本都是同個牌子,
除非找到更好的,不然絕對不會輕易更換。

然後油畫用具是使用經費的關係,
所以可以盡情的選購,另外買了三條顏色淡麗的壓克力顏料,
雖然還不知道要用來畫哪裡,不過買了之後就會用到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