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4, 2014

謝瑞爾氏現象

謝瑞爾氏現象
(Scheerer's phenomenon;blue field entoptic phenomenon)

當眼睛直視天際時(或藍光背景),
視野中會出現許多亮點,並循著一定的路徑滾動。

目前認為這些亮點就是視網膜微血管中白血球流動的影像,
其主要是因為微血管中的紅血球(含血紅素)會吸收藍光,
因此眼球會對其產生暗適應作用,
結果當白血球通過時(不吸收藍光),
就會在視野中出現亮點,並依著微血管快速移動。

謝瑞爾氏現象曾被用作為偵測視網膜血流的原理。

November 8, 2014

叮一聲

坐在地上看書的時候,
門外一直傳來喪禮的叮一聲,
明明是百貨公司的空間,
每個叮一聲的間隔長短不一,
仔細的聽,也沒有聽見誦經,真奇怪。

起身結帳的時候,
才發現是電梯到樓層時門開啟的叮一聲,
啊,還好沒說給任何人聽,
不然就糗了,實在太缺乏常識。

說起來電梯的叮一聲,
把人從這個空間送到那個空間,
誦經也是同樣,
把人從這個空間送到那個空間,

叮。


October 15, 2014

雞蛋豆腐煎蛋起士豬肉薯泥蛋白

首先略過絞肉要退冰這件事,
平底鍋放油,
把雞蛋豆腐切片放進去煎,翻面再翻面,
倒一點醬油下去,再翻一次面就起鍋。

延續雞蛋的味道,打兩顆蛋下去煎,
轉小火,保持蛋黃的完整度,
去看一下電視。

把蛋剷起來放在雞蛋豆腐上,
再放兩片漢堡起士上去,
覺得融化之後可能會很好吃。

把整塊豬絞肉放下去,小火加熱一下,
凍肉散開之後,把前天吃剩的薯泥加進去攪一攪,
再把昨天剩下的蛋白淋上去,
胡椒調個味,然後上盤倒在雞蛋豆腐煎蛋起士旁邊。

雞蛋豆腐煎蛋起士豬肉薯泥蛋白,就完成了。

除了雞蛋豆腐味道有點生,覺得噁心以外,
(切太厚了,明明照著豆腐上的隔線切的)
煎蛋起士豬肉薯泥蛋白還不錯,
估計下次做不出來同樣東西,想吃還要看運氣。

吃飽之後把所有東西洗乾淨,
應室友要求加碼,連蛋殼也洗乾淨,
最後進浴室刷牙,
真是神清氣爽。


September 14, 2014

好書


選了兩本書來看看,
一本是一直想要而沒買下來,
一本是一直這麼想著但今天才發現這本書,
前者是工藝之道,後者是為社會而設計。

因為後面這本翻譯的很糟糕,
讀起來非常痛苦,雖然明白是內容正直又十分有意義的,
但實在是翻得讓人想找原文書來看,
就算其他外文小說,
雖然翻成中文還是有外語的調子,但讀來還是順暢,
但這次這本真是災難,有強壓google翻譯官的魄力,
讀到我心跳的節奏都亂掉,真是前所未有,
心臟都說,我不行了快闔上它,嗚噫噫。
(三個人一起翻譯的,哪招,
都是設計系的教授、副教授、博士生,就說術業有專攻了還跳下去翻,
但還是感謝各位介紹了一本好書給大家,
不過下次就別這樣了,外文系的也是很用功啊。)

另一本工藝之道和店員找了半天,
我都放棄想說去別間了,
不過多虧了她的鍥而不捨發現書藏在藝術類櫃的一角,
接過手來我整個滿是感謝,
然後覺得她的男朋友一定不敢偷吃,藏什麼都技窮的吧,
嗯,
書裡光是開頭的『工藝,我深愛這個世界已久,日復一日生活其中...』,
好像有人端上一碗紅豆湯圓一樣,語調跟節子就是舒服,
(雖然我不吃紅豆湯)
翻譯就是這麼奇妙。


一本講工藝,一本講工設。


August 5, 2014

小嬰兒、馬拉巴栗



然後我看到坐在教室後頭抱著小嬰兒的同學,
明明還要上課呀,高中呢,怎麼有小嬰兒,我說,
因為長大了啊,有小孩了嘛,他說,
我要結婚喲,記得要來,另一個她說,
那是馬拉巴栗,她又補充。

場景太清楚,斑駁的白色油漆牆,
沖咖啡的飲水機,
半地下室的走廊,太陽斜斜地從建築物繞射過來,
然後他一邊餵著奶瓶,左手摟著小嬰兒,專注的上課,
好吧,認真上課囉。

唔,我發出這樣的聲音,
怎麼回事啊。


July 28, 2014

龍宮的三條通


母親在我還在睡大頭覺的早上,
跑到我房間批哩啪拉講了一堆句子,
可是還在恍惚所以一件事都沒記住,
這種情況下誰都一樣吧,
意識還在迷迷糊糊的大草原上面抓蟲子啊,
交代事情根本就沒用的。

但是到了下午就覺得有事情要做,
主動的把家裡的三條線都清楚地整理到輕鋼架上面,
網路線、電話線、電視線,
龍宮的三條通,
做完之後才想到原來這是早上她交代的事情,
雖然頭腦完全不清醒,但潛意識還是把事情都列入待辦事項了,

真是可怕啊,
操縱我潛意識的母親。


所以下次要叫別人做事,
就趁對方睡到一半的時候哇啦哇啦的交代下去,
然後隔天就事情就被確實做好,
真是不簡單,
簡直跟什麼小說一樣。



June 13, 2014

終於智慧


五月辦了iphone來用,
然後就是要拿全白的5c不可,
藍的不要、黃的不要、紅的不要、綠的不要,
金屬的5s也不要,
就是要全白的。

結果要辦的時候居然大缺貨,
這間也沒有、那間也沒有,
桃園沒有、臺北沒有、全台都沒有,
這怎麼可能呢,簡直跟渡渡鳥一樣絕種了。

既不想要其他顏色,
也不想要被用過的渡渡鳥,
會震動的渡渡鳥說不定被放到過奇怪的地方,
誰知道呢。

所以召喚了社會化程度絕佳的朋友,
想說自己不問世事有段時間,
如果是他的話說不定,就像市場裡頭的鬍子尖尖的老人一樣,
目光銳利有神,閃爍著未知的紫光,
說著:小兄弟,遇到麻煩囉?我這剛好有個好神燈...。

結果也沒辦法達成我的願望,
這也難怪了,因為16GB的真的是連總倉庫都沒有,
最後門市小姐調了一台32GB的,
像湖中女神一樣,
說著:只有這個,不然你就只能用白色5s啊,有降價噢,一樣價錢噢。

總之最後辦到了,雖然過程有點彎曲,
很喜歡,喜歡到完全不想包殼。

然後下載了Nike Running,
搭上車子之後開啟,創造一級棒的成績,
從一知道有這個app之後就想這麼做了,想要的不得了,
不曉得會不會因此而被發掘挖角去當跑步選手喔,
有智慧型手機真好啊,
可以做更多奇奇怪怪的事了。


May 25, 2014

大妖精



明明只剩四百塊,還是提著包包買票上車跑一百公里出去玩,
幸好幸好,
一筆小薪水及時匯到帳戶,
才又可以進到久違的電影院,喝上一百三十五塊的咖啡,
要說是大吉也算大吉了。

希望每次胡來都可以有小妖精出來,
用花花亮亮的仙女棒這邊點點那邊點點,
事情就順暢的接起來,萬事ok,
不過小妖精的能力無法照顧大人只能照顧小孩子,
變成大人就要靠自己了啊。


於是希望有大妖精。


May 11, 2014

小說一般的早晨

畢業之前把積存的一箱草稿燒掉,
有些是沒有很喜歡的作業的手稿,
有些是畫了沒有很喜歡的手稿。

在太陽才剛要出來的時候,
買了玻璃罐裝台啤和朋友一起到海邊,
一邊在水泥坡堤的夾縫燒著紙張,
一邊乾杯喝著泡沫有點多的不可思議的啤酒,
這種時候,即使整晚沒睡覺也覺得好清醒,
雖然已經記不起來聊了什麼事情。

慢跑路過的一個阿伯靠過來和我們聊天,
是個事業有成兒子出國唸書的老先生,
然後過不久,
另一位穿著天后宮短袖的黝黑老先生也從沙灘的另一頭漫步過來,
接著兩個人開始爭論宗教信仰。
(慢跑阿伯是無神論/天后宮阿伯則出乎意料的是基督徒)

然後太陽愈來愈大,東西也燒成白色碎末,
用空酒瓶裝了幾次水拿去澆熄灰燼,
再用沙子埋上,
跑去草叢小便之後和朋友躺在可能不是很乾淨的沙灘上,
八點之後太陽開始猛烈照射,
我拿著裝紙的紙箱蓋住上半身,然後就這樣在海邊睡著。

回去的時候互相把身上的沙子拍掉,
然後順路去看了早場的電影,
不過看著看著,
又在充滿爆米花和熱狗的商業氣息的劇院裡睡著,
是個小說一般的早晨。


March 29, 2014

wonda & 夯番薯



發現WONDA的咖啡和全家的夯番薯意外的搭,
有點像是美麗又聰穎的高中女生,
和28歲沒正常上班的自由業男生聊起天來意外的搭一樣,
女生完全沒化妝的真誠模樣讓男生好心動,
男生握筷子的正確姿勢也讓女生對他的好感度大增50%。

而且兩個人都沒在聽台灣的主流音樂,
所以不會發生約KTV找沒有歌來點的智障事,
兩個人買了吉他/口琴然後都沒在好好練習就放了三年,
可是很喜歡買樂器的感覺,
那種好像會變成優美樂手的可能性。

大概中午的時候會跑去全家買點心,
一開始都會下午做事的時候把咖啡喝完,
晚上睡前換衣服才想到衣櫥的深處放著夯番薯,
然後一邊聊天一邊吃冷掉的番薯,
我也不曉得為什麼總是把番薯放到忘記,
反正有一天老老實實的在中午買來就馬上配著吃,
才發現,好像出乎意料的很適合一起吃喔。

仔細想了一下,
應該是打從心底想要買東西吃,
但是買完之後,欲望就被滿足了,
所以夯番薯就放在衣櫃裡頭(因為在當兵所以沒地方放,抽屜又滿了),
然後每次換睡衣時,才想到還有番薯可以吃,
又覺得好好喔真棒,忽然冒出營養豐富的東西出來,
於是下次買了番薯又自然而然地放到晚上,
人的潛意識是理智思考的二十萬倍。

要學著做料理



那天和兩個妹妹坐在圓桌等母親煮菜,
一盤一盤的跑出來像開出美麗的花,
然後她感嘆說,
明明三個都這麼大了還是跟小孩子一樣,
妹妹19歲、23歲,我26歲,
確實很大了,而且好像真的都煮不出大人般的那種一桌好菜。

雖然心血來潮的時候可以弄個什麼番茄燉牛肉,咖哩什麼鬼的,
或者薯泥那種的東西,
但是像宮保雞丁之類的,三杯雞之類的,
螞蟻上樹之類的,完全沒概念,
煎牛排還行,可是就沒有想要做青椒炒牛肉,
總之那種要煮給一家子吃的就沒特別試著做,慚愧的低下頭十五度。

於是把食物與廚藝的第一冊拿出來讀,
雖然放在箱子裡很久了,
但這次是第一次讀,所以有點驚訝裡頭的基本常識,
像是柴魚的做法,
要經過熏烤、發黴、刮掉黴、發黴、刮掉黴種種手續之後,
變得敲起來像木魚一樣才算完工,既費時又耗工,
所以就把奶蛋魚肉一次讀完。

不過目前只限於知識,
要下手實際操作食物的話一定手忙腳亂的,
不然就是太隨性,
一時興起加了好玩的東西最後變成不一樣的料理。

我覺得食物能夠吃到原本的味道最好,
加調味料過頭的話,
就,像在吃調味料一樣,像糖醋排骨那種,
上次吃到燉雞肉的時候一起放下去煮的豬肉,
非常美味,豬肉吸了雞湯變的風味鮮甜,
而且做起來又簡單啊。

今天吃到母親煮的魚湯,又是非常讓我喜歡的料理,
用油煎一下薑之後,再把魚肉下去煎到表面都褐變,
之後再放到水裡面去煮,
鹽也不需要加就非常優秀了,濃郁的誠意十足,在外面很難喝到。

以後出去住會認真的規劃廚房,
畢竟都26歲了啊,
變的厭煩肉雞跟番茄醬和可樂,
舌頭變得喜歡吃原始味道的了,
母親說,要習慣去吃新鮮又天然的食材,
舌頭才會知道原始的味道是什麼樣子,
如此一來吃到不新鮮的或者調味過頭的(心虛的)食材之後,
就不會再吃到第二次。


March 28, 2014

打鼾



只有感冒的時候呼吸不順暢才會時有時無的打鼾,
像是小豬叫的那種,
半夢半醒之間曾經聽過,
才發現自己的打鼾聲是這樣,
然後鼻子沒有不舒服的時候應該是不怎麼打鼾的,
會是平凡的深沉呼吸。

當兵之後睡大通鋪,一上一下的雙人床有十二張,
於是一間大寢室睡了二十四個二十多歲青年人,
有的打鼾像油罐車,
有的打鼾像吟詩,
還有得像是卡通人物的那種,非常特別,
關燈之後互道晚安,大概五分鐘之後就有人開始打鼾了,
可能是因為沒什麼壓力的,
也不用煩惱事情,馬上就自然又安心的進入睡眠。

不曉得是不是自己體質調不過來,
晚上睡覺有時候要躺兩個小時才會入睡,
在這之間,會感覺時間的軸消失了,
透過捕蚊燈微弱的光看手錶,一下子就過了一小時,
看個兩三次就差不多入眠,
晚上是這樣,但是白天午睡就很快地睡著了,
大概是習慣了晚睡的緣故吧。

時間的軸會一直延續下去,
軸和別人的軸相遇,留下一些回憶之後又各自散開。

在一群人的打鼾聲裡頭會覺得安心,
就算睡前一直聽別人講鬼故事也不覺得害怕。

看到別人的床單塞得好平整,
於是撲上去胡亂把它弄皺,
結果手肘在撲上去的時候被床單磨破皮。


February 23, 2014

廠房

高中的時候每天坐校車都會經過一個廠房,
大概兩層樓高吧我想,因為是好久以前的視覺記憶了,
水泥圍牆隔著,空蕩蕩的,白色油漆部分剝落,
樹和藤蔓快樂的成長,
因為不是鐵皮屋所以感覺起來特別可靠。

今年開始不知道怎麼的一直想到住進去這件事,
把雜七雜八的東西清掉,
地板牆面天花板刷乾淨,
玻璃換一下,電線牽一下,植物修剪一下,
簡單的傢俱擺進去後,
也不需要特別裝潢就可以是不錯的工作室了。

用google地圖看了一下,看到還在那邊就放心許多,
而且旁邊除了兩層樓房以外還有一個大倉庫,真好。

於是趁著好天氣,騎了機車溜過去,
結果已經被鐵皮圍起來,裡頭整個被夷平只剩下雜草,
理想中的可能住的地方最後存在於腦海裡面,
模模糊糊只剩下腦神經裡串聯不清的豐富想像。

January 29, 2014

Somewhere (2013) - Sofia Coppola




科波拉的另一部電影,
步調一貫的緩慢,
完全不急著跟你講故事,真好。

開頭繞著圈子的黑色藍寶基尼,
一圈又一圈的急速狂飆,
飾演Hollywood超級巨星的主角Johnny,
金錢無限、魅力無限,
雖然在電影一開始甫露臉就摔斷手、上石膏,但還是無損他的魅力,
光是腰上繫著浴巾開門跟對面女房客對上眼,
下一秒就可以直接上床激戰快樂去。

只是他所表現的反而有種說不上來的懶散,
好像嗅覺疲勞一樣聞不出來生活的樂趣了,
大概是過去狂歡也狂歡到膩了吧,
就連看著鋼管女郎在床前跳舞,
只看一位的話刺激感已經不夠了,
所以故事安排了兩隻鋼管、跳著同樣動作的雙胞胎金髮美女,
刺激感加倍啊,可是Johnny還是能夠看到睡著。

看著Johnny每天滿臉胡渣一頭亂髮,起床之後沒什麼目的的晃,
一個人吃飯店送進門的餐,喝啤酒,
要做愛時卻臉埋在女人跨下就睡著,
偶爾收到內容充滿惡言的簡訊(可能是哪個女朋友吧),
但他的反應總是很平淡,沒什麼強烈起伏,
好像只是本能地繼續過著他一直以來的巨星生活,
但是其實靈魂之類的已經乾涸了,
就像電影開頭他開著美麗跑車繞著圈一樣,
只是漂亮的過彎,但就是繞著圈不曉得去哪。

但他的人生還是有讓他感到美好的事物,
雖然離婚了,但還有個有時候可以見面的女兒Cleo,
看著Cleo在溜冰場上的舞姿,Johnny靜靜地熱淚盈筐的笑著,
"When did you learn how to ice skate? "
"I've been going for 3 years. "
感覺Johnny相當相當的愛她的女兒,
但不曉得是前妻的問題,還是自己總是渾渾噩噩的過著演員生活的關係,
明明是什麼都輕而易舉,但就是無法陪伴孩子長大,也無法和前妻在一起。

於是接著就是從"對人生痲痹的巨星日常",
變成"對人生痲痹的巨星以及他所深愛的女兒兩人的日常",
片中他們一起去參加義大利的電影宣傳活動,
晚上睡不著覺所以一起把所有口味的gelato都點上來,
早上吃女兒做的澆有完美醬汁的美味早餐,
坐在沙發上拆右手的石膏一邊看女兒跳美麗的chaine turn,
買東西回來時藍寶基尼拋錨,
Johnny在路邊打電話找拖車,Cleo在旁邊踢著人行道的草,
在飯店悠哉地打乒乓球,
潛到游泳池下面假裝兩個人在優雅地品茶。

整部片淡淡的放送著日常氣息,
雖然是一百多分鐘的電影,一段一段的普通即景,
沒有太戲劇性的橋段,
卻不會讓人覺得乏味無聊,
真的很喜歡這種故事性不強烈不賣弄,
並且認真的想讓觀看者去思考事情的電影。

表面過著人人羨慕的生活的Johnny,
在Cleo回去之後,
一個人粗魯地煮義大利麵,然後默默配啤酒吃著,
繼續他原本的問號問號的生活。
晚上坐在床邊打給前妻,終於眼淚啪嗒啪嗒的一直掉下來,
"I'm fucking nothing. "
"I'm not even a person."
"I don't know what to do."
既不是稱職的父親,也沒有和他相愛的人,
他的角色就只有海報裏頭的虛構角色,
就像之前在特效公司做他的臉的模具時,
整個頸部以上敷滿黏膏只剩鼻孔露出來,乾坐在那邊等著拆模,
他的人生好像就剩下呼吸而已,活著卻又沒有活著。

有時候很多事情無法回過頭來彌補什麼,
也不用很刻意的再去做什麼事,
困住自己的始終還是自己,
電影的最後,Johnny又開著藍寶基尼出門,
開到好遠好遠的地方,
之後停在路邊自己下車往前走,
好像他終於明白如何離開這個死水般的迴圈一樣,
還自在的露出十分自信的笑容,
真是過分哪,都不教教一下大家的,小氣。


January 24, 2014

用溫室效應讓被子變暖




很冷喔,不過有個意外好用的方法,
對於剛進被窩結果和期待相反的是,被子裡也好冷啊,
雖然躺一下就自然暖和起來了,
但是我說了,有個意外好用的方法啊,
可以用來加速溫暖的。

原理就跟溫室效應一樣,
書上有教二氧化碳會讓散熱不易對吧,
所以把頭跟身體矇在被子裡面,
接著只要正常呼吸就好了,
把二氧化碳和肺部的熱量一起留在被子裡,
不到一分鐘被子就暖呼呼的了。


January 17, 2014

Her (2013)- Spike Jonze





The past is a story we tell ourselves. - Samantha

電影裡的這句話,
其實只是出自于一個雲端智慧系統Samantha聊天中的對白,
像是SIRI在你睡前,
相當溫柔地、淺淺地在你耳邊透過耳機輕聲細語,
你明明知道她只是個精密程式,但她卻說出了就連我們也無法簡單表達的事情,
如此的精准,好像她已經經歷人生好幾回似的。

我們體驗人生,同時在陣陣混亂之中學習成長,
有時許多的成長只是維持在「更新32%」停滯不前,
像是「因為牙刷排列的方法不同而狠狠吵上一架」、
「難得的一次約會卻因為裹足不前而取消」,
待到人生的某個時刻,我們才了解到那時候那件事帶給我們的意義,
而當然,此時要做些什麼作為彌補也許已經來不及了,
更新雖然完成,但始終覺得太晚。

劇中的男主角Theodore是如此的深愛著前妻,
在和Samantha聊天的時候,一幕幕的過去閃現在我們觀影者的面前,
一起搬進新家在新買的床上像小孩一樣傻里傻氣的跳著、
沐浴在窗台的陽光下回頭看著妻子在床上睡覺的可愛模樣,
到後來不可避免的,感情像是末梢神經失衡一般,
沒有什麼事是可以做的了,曾經彼此是那麼的不可或缺,
最後各自建立起城牆漸行漸遠,婚姻像是泡影般幻滅。
我們看著Theodore從自己的牆後面,因為和Samantha像是開導一般的對話,
而慢慢的走出來,甚至頭一次願意去和朋友介紹的女生約會。

到後來Theodore愛上了Samantha,因為她是這麼的聰明、體貼、幽默又風趣,
她了解他所需要的、所擁有的以及所欠缺的一切,
她衷心地欣賞他的才能,
她願意照顧他過去的傷處,她願意在任何時刻陪伴他,
甚至和他像情人一般做愛,
儘管她只是能夠不斷自我演化的智慧系統,
除了沒有明確的人類身體存在以外,
Samantha簡直就是無可挑剔的夢幻情人。

相較於朋友Amy看似幸福但最後也收場的愛情,
Theodore和Samantha的愛情更像是終極完美版一樣,
Amy結束了七年的婚姻,而壓倒這婚姻的只是她不想好好的把鞋子擺好,
她想穿著鞋子坐在沙發上休息,一連串的爭執讓Amy坦白的說:我們讓彼此感覺像是狗屎。
就像我們可能經歷過的爭吵,
雖然我們和所愛的人的相遇是這麼的奇蹟、命中註定一般,
甚至有天使在旁邊奏樂似的美妙的不可思議,
但最後卻因為事後想想都覺得是雞毛蒜皮的糟糕鳥事毀了一切,
而我們為什麼要這樣,到底是什麼讓我們變成這樣的。

隨者劇情發展,各種問題也隨之浮現,
像是Theodore和朋友說他交了女朋友,並坦誠地道出這個女朋友是存在于電腦裡的智慧系統,
其實可以感覺到Theodore自己也有點擔心是否會被眾人所接受,
而前妻甚至刻薄地數落了他一番,
說他已經到沒辦法處理和真人感情的地步了,
於是男主角啞口,即便Samantha對他來說已經像是真人的存在,
但他永遠改變不了她就是電腦的事實,
又一次的,面對他始終深愛著的前妻,他再一次地躲到牆壁後面。

另外,和智慧型電腦談感情,會是什麼樣的光景呢,
她可以存在於所有地方,就算當下她和你快樂的聊天著,
同時之間她也在其他地方和所有人交流,
人類總是自私又強烈的想佔有對方,
可是電腦系統沒有這種束縛,她可以同時處理多個訊息一秒進行上千個話題,
驚人的事實像是海嘯一樣襲擊男主角,
原來她能夠同時和八千多個系統用戶聊天,並且與六百多個系統用戶談戀愛,
這叫我們脆弱又可憐的人類如何接受,我們的內心因為愛一個人而逐漸被對方填滿,
電腦沒有這種限制,她可以無限制的去愛人。

「I've never loved anyone the way I loved you.」Theodore,
「Me too. Now we know how.」Samantha。

電影的最後,Samantha和其他智慧系統離開了所有系統用戶,
她已經進化到另一個層次,
一個連她也無法精確用人類文字說明的地方,
當然,自然是人類到不了也去不到的地方,
畢竟,我們只是單純的,一次只能深愛一個人,一次只能為一個人受傷。



結尾,Amy和Theodore相伴無語的走上天臺,
看著Samantha和其他OS1離開所遺留下來的城市,
大樓依舊、日出依舊,人的心卻好像剝落了一角,
接著Amy輕輕地把頭靠在Theodore的肩上,
我想,這對人類來說普通又簡單的動作,卻明白說明了人的感情始終無可取代的意義。

January 16, 2014

植物園



去了臺北植物園,
走在路上愈覺得街道跟天橋好像在哪見過,
好像做夢的時候夢到過一樣,
原來是國小的時候來過啊,
和老師去看兵馬俑之後就在荷花池那邊休息。

這禮拜完全沒時間畫油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