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9, 2014

wonda & 夯番薯



發現WONDA的咖啡和全家的夯番薯意外的搭,
有點像是美麗又聰穎的高中女生,
和28歲沒正常上班的自由業男生聊起天來意外的搭一樣,
女生完全沒化妝的真誠模樣讓男生好心動,
男生握筷子的正確姿勢也讓女生對他的好感度大增50%。

而且兩個人都沒在聽台灣的主流音樂,
所以不會發生約KTV找沒有歌來點的智障事,
兩個人買了吉他/口琴然後都沒在好好練習就放了三年,
可是很喜歡買樂器的感覺,
那種好像會變成優美樂手的可能性。

大概中午的時候會跑去全家買點心,
一開始都會下午做事的時候把咖啡喝完,
晚上睡前換衣服才想到衣櫥的深處放著夯番薯,
然後一邊聊天一邊吃冷掉的番薯,
我也不曉得為什麼總是把番薯放到忘記,
反正有一天老老實實的在中午買來就馬上配著吃,
才發現,好像出乎意料的很適合一起吃喔。

仔細想了一下,
應該是打從心底想要買東西吃,
但是買完之後,欲望就被滿足了,
所以夯番薯就放在衣櫃裡頭(因為在當兵所以沒地方放,抽屜又滿了),
然後每次換睡衣時,才想到還有番薯可以吃,
又覺得好好喔真棒,忽然冒出營養豐富的東西出來,
於是下次買了番薯又自然而然地放到晚上,
人的潛意識是理智思考的二十萬倍。

要學著做料理



那天和兩個妹妹坐在圓桌等母親煮菜,
一盤一盤的跑出來像開出美麗的花,
然後她感嘆說,
明明三個都這麼大了還是跟小孩子一樣,
妹妹19歲、23歲,我26歲,
確實很大了,而且好像真的都煮不出大人般的那種一桌好菜。

雖然心血來潮的時候可以弄個什麼番茄燉牛肉,咖哩什麼鬼的,
或者薯泥那種的東西,
但是像宮保雞丁之類的,三杯雞之類的,
螞蟻上樹之類的,完全沒概念,
煎牛排還行,可是就沒有想要做青椒炒牛肉,
總之那種要煮給一家子吃的就沒特別試著做,慚愧的低下頭十五度。

於是把食物與廚藝的第一冊拿出來讀,
雖然放在箱子裡很久了,
但這次是第一次讀,所以有點驚訝裡頭的基本常識,
像是柴魚的做法,
要經過熏烤、發黴、刮掉黴、發黴、刮掉黴種種手續之後,
變得敲起來像木魚一樣才算完工,既費時又耗工,
所以就把奶蛋魚肉一次讀完。

不過目前只限於知識,
要下手實際操作食物的話一定手忙腳亂的,
不然就是太隨性,
一時興起加了好玩的東西最後變成不一樣的料理。

我覺得食物能夠吃到原本的味道最好,
加調味料過頭的話,
就,像在吃調味料一樣,像糖醋排骨那種,
上次吃到燉雞肉的時候一起放下去煮的豬肉,
非常美味,豬肉吸了雞湯變的風味鮮甜,
而且做起來又簡單啊。

今天吃到母親煮的魚湯,又是非常讓我喜歡的料理,
用油煎一下薑之後,再把魚肉下去煎到表面都褐變,
之後再放到水裡面去煮,
鹽也不需要加就非常優秀了,濃郁的誠意十足,在外面很難喝到。

以後出去住會認真的規劃廚房,
畢竟都26歲了啊,
變的厭煩肉雞跟番茄醬和可樂,
舌頭變得喜歡吃原始味道的了,
母親說,要習慣去吃新鮮又天然的食材,
舌頭才會知道原始的味道是什麼樣子,
如此一來吃到不新鮮的或者調味過頭的(心虛的)食材之後,
就不會再吃到第二次。


March 28, 2014

打鼾



只有感冒的時候呼吸不順暢才會時有時無的打鼾,
像是小豬叫的那種,
半夢半醒之間曾經聽過,
才發現自己的打鼾聲是這樣,
然後鼻子沒有不舒服的時候應該是不怎麼打鼾的,
會是平凡的深沉呼吸。

當兵之後睡大通鋪,一上一下的雙人床有十二張,
於是一間大寢室睡了二十四個二十多歲青年人,
有的打鼾像油罐車,
有的打鼾像吟詩,
還有得像是卡通人物的那種,非常特別,
關燈之後互道晚安,大概五分鐘之後就有人開始打鼾了,
可能是因為沒什麼壓力的,
也不用煩惱事情,馬上就自然又安心的進入睡眠。

不曉得是不是自己體質調不過來,
晚上睡覺有時候要躺兩個小時才會入睡,
在這之間,會感覺時間的軸消失了,
透過捕蚊燈微弱的光看手錶,一下子就過了一小時,
看個兩三次就差不多入眠,
晚上是這樣,但是白天午睡就很快地睡著了,
大概是習慣了晚睡的緣故吧。

時間的軸會一直延續下去,
軸和別人的軸相遇,留下一些回憶之後又各自散開。

在一群人的打鼾聲裡頭會覺得安心,
就算睡前一直聽別人講鬼故事也不覺得害怕。

看到別人的床單塞得好平整,
於是撲上去胡亂把它弄皺,
結果手肘在撲上去的時候被床單磨破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