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1, 2014

小說一般的早晨

畢業之前把積存的一箱草稿燒掉,
有些是沒有很喜歡的作業的手稿,
有些是畫了沒有很喜歡的手稿。

在太陽才剛要出來的時候,
買了玻璃罐裝台啤和朋友一起到海邊,
一邊在水泥坡堤的夾縫燒著紙張,
一邊乾杯喝著泡沫有點多的不可思議的啤酒,
這種時候,即使整晚沒睡覺也覺得好清醒,
雖然已經記不起來聊了什麼事情。

慢跑路過的一個阿伯靠過來和我們聊天,
是個事業有成兒子出國唸書的老先生,
然後過不久,
另一位穿著天后宮短袖的黝黑老先生也從沙灘的另一頭漫步過來,
接著兩個人開始爭論宗教信仰。
(慢跑阿伯是無神論/天后宮阿伯則出乎意料的是基督徒)

然後太陽愈來愈大,東西也燒成白色碎末,
用空酒瓶裝了幾次水拿去澆熄灰燼,
再用沙子埋上,
跑去草叢小便之後和朋友躺在可能不是很乾淨的沙灘上,
八點之後太陽開始猛烈照射,
我拿著裝紙的紙箱蓋住上半身,然後就這樣在海邊睡著。

回去的時候互相把身上的沙子拍掉,
然後順路去看了早場的電影,
不過看著看著,
又在充滿爆米花和熱狗的商業氣息的劇院裡睡著,
是個小說一般的早晨。


No comments: